我、小文与阿宣

 ”叭叭--叭叭--叭叭--”

一手拿着高梁,我一边扶着女儿墙并一边跨了过去。

坐在女儿墙上,我看着脚下的大街,和平常一样,依旧是车来车往、热鬧不

已的景象,沒人发现我就坐在这,就坐在离他们头顶17楼高的位置,正一边晃

着双脚、一边喝着手中浓烈的高梁。

「唉……」暂且将手中的高梁放下,我嘆了口气,跟着从胸口的口袋中掏出

了菸盒。已经剩最后一根了。这让我不禁咂嘴抱怨了番。

算了~反正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点燃了手中的香菸,我将菸盒捏成了球

状,然后用力的往黑夜中抛去,在它即将要落下前,我开始想像着待会……是不

是也能像这菸盒一样,能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缐……

***************

我叫陈司翰。对,沒错,就跟电视上那个女艺人的弟弟一样,虽然外表沒他

那么帅就是了。而除了名字跟他一样,让人很容易记住我之外,我似乎也沒啥可

以特別拿出来说嘴介绍的。就跟平常你不会特別记住的路人一样,我长得很平凡

,过得很平凡。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现在的太太--黄小文。20岁的她和我同年,

是个东部来的乡下姑娘,很老实也很努力。虽然小文的外表与身材都不算出众,

但因为都在同一个部门上班又无话不聊的关系,日子久了,我逐渐地对她感到心

动。而在对她告白那天,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对我也有相同的感觉,于是便很快

地陷入热恋。在短暂地交往了两三年后,我便向小文求婚了。

婚后的头几年,因为我的租屋处临时被房东给收了回去,加上我也想要努力

存钱、买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于是在跟小文的哥哥商量了之后,我们夫妻俩就暂

时住在她的哥哥家中。不过当然,我们每个月还是会按时付给哥哥一些钱当做房

租。虽然哥哥老是说不用,但毕竟寄人篱下,我们觉得至少还是得帮忙分摊些水

电费用才行。

而在与小文刚交往的时候,哥哥的儿子--阿宣才出生沒多久,不过因为哥

哥与嫂嫂的工作都是轮班性质,沒有太多的时间可以好好陪伴阿宣,所以他从小

婴儿时就一直都是小文在帮忙带的。在我们结婚了之后,帮忙照顾阿宣也成了我

的责任。也许是因为我跟小文一直沒有自己的孩子的关系,我一直把阿宣当做是

自己亲生的儿子般在照顾,也因为这样,使得阿宣比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更亲近我

们,这点还让哥哥嫂嫂吃醋了好一阵子呢~

之后过了几年,我跟小文好不容易才存够了一笔、买了人生中的第一间房子

。虽然坪数不大,但怎么说……我才总算是有了自己的窝的感觉。而且沒多久后

,在经过朋友的介绍下,我进入了现在的公司。虽然工作是比以前辛苦了些,但

薪水却足足是以前的三倍!于是我便要小文辞去工作,让我来专心赚钱养家即可

不过可能因为突然不用工作、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吧当知道阿宣开始上幼

稚园后,小文主动地跟哥哥嫂嫂说可以每天帮忙接他下课,因为每个月上安亲班

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哥哥嫂嫂当然很乐意地说好。于是乎,阿宣又开始跟

着我们一起生活。 

「老公……你会不会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啊」

那阵子,小文最常问我的大概就是这句话了。

不过,我也总是说,「不急~我们这样不是也挺好的」

其实,因为我爸妈过逝的早,所以小文并不会有別人家媳妇那种一定要生的

压力。而我也总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虽然每次在与小文做爱的时候都沒有特

別避孕,也尝试过无数次的西医检查、中医食补、穴道刺激按摩等各种偏门偏方

,甚至就连各方神佛、耶稣基督都去求过了,小文的肚子却始终一点动静也沒有

……直到日子就这么匆匆过了十年,我跟小文才不甘心地放弃想拥有自己孩子的

念头……

虽然小文常对我抱歉、说不能让我拥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但我却一点也沒将

这件事放在心上,而且反而是我还需要对她道歉,并说网路上写道,关于不孕,

男方其实佔了比较大的原因,这也才让她释怀了些。也因为这样,才让我知道小

文她真的是个相当认真又十分体贴的妻子。

还记得当年,可能是怕我觉得每天做爱会像按表操课一样感到无聊,于是每

天在家的小文,常常趁着家事结束后的空档到网路商店逛,并且买了不少颜色缤

纷的内睡衣回来增添情趣。

一开始,个性害羞内向的小文,一直以为深色系(黑、紫或猪肝红等)的内

睡衣就是风骚或酒店的女人才会穿(所以大家可以知道,婚前她的内衣永远都只

有白色与肤色两种),可能是在被几个姐妹劝说了之后,小文才渐渐地开始尝试

一些平常不敢穿的颜色。而且似乎是觉得有效果(毕竟看她穿素色素面内衣久了

,突然换了颜色款式后感觉当然有差……),到后来,甚至还大突破地上网购买

了几套情趣制服或是可以暴露身材的镂空内衣回来穿。

但毕竟小文的内心深处还是那个害羞的乡下姑娘,即使仅仅只是在我这个丈

夫的面前穿上而已,裸露重点部位的情趣内衣还是让她觉得羞耻得想直接挖洞躲

起来。结果到最后,那几套情趣内衣只穿不到两次,就全被小文给收进衣柜深处

、再也沒有拿出来穿过了……

虽然努力做的各种尝试都落空,不过我跟小文最后也都习惯了只有两个人的

生活了,而且甚至有时还会偷偷地庆幸我们只有两个人呢。毕竟看朋友同事们每

次要带孩子出远门时,就得跟着带上一大堆包包行李的,光想到这点就已经让我

感到疲倦了,更別说还要出门踏青了~

而原本还是抱在怀里的阿宣呢,也在这段时间里悄悄地长大了,转眼间就变

成了个黝黑的阳光少年。阿宣的体格像他爸爸,加上平常运动量大、吃得多,刚

升上高中的他比起其他同龄的孩子们都来得高壮。而外表呢,虽然这么说似乎有

点毒舌,但大家都说好险阿宣长得像妈妈,五官立体精緻不说,一双眼睛像似会

放电般,从小六开始就常常在路上吸引了不少同年龄的妹妹们注意。虽然后来因

为青春期的关系而长了不少痘痘,但却丝毫影响不了他受欢迎的程度。

不过,虽然阿宣每天都有收不完的情书、吃不完的巧克力,但我们却始终沒

见他交过任何一位女朋友。 

「诶……你们说,他喜欢的会不会是男生啊……」果然沒多久,他老爸就担

心地跑来问我跟小文的意见。

 

「噗,不会吧,我看他……还挺正常地呀……哥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我不

禁失笑。

「齁,你就不知道他,每天放学回家后也不知道要叫人,一到家就把自己关

房间里,每次问他话也就只会用”啊”、”嗯”来回答,叫我怎么能不担心」

看着哥哥一脸严肃地说着,我马上就收起了笑容,「我我在他这个年纪时,女朋

友都不知道交几个去了,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长得又不算差,怎么会连个

影子都沒有好歹也该要有一两个欣赏的对象了吧」

「唉呀……哥……那个、或许……人家阿宣只是想要好好地冲刺一下学业而

已,所以才沒有把这种事情那么放在心上嘛……毕竟,你自己也说了,阿宣他长

得又不算差,说不定只是他欣赏的对象还沒出现而已呀,我们做长辈的可不能比

当事人还急啊~」

「……这么说倒也是啦。」小文的哥哥在听到我说完后认同般地点了点头,

然后随即苦笑了起来,「唉……这样想想还真是丢脸……感觉好像我急着想抱孙

子一样。」

「我是觉得不用想太多啦,儿孙自有儿孙福,要是阿宣真的是……」我本来

想开个小玩笑,但看哥哥一脸认真的模样,我还是把话吞了回去,「不过我想应

该不是啦,我们也是应该给予支持、而不是责备不是吗」

哥哥苦笑着沒有答话,但从表情看来似乎还是不能接受万一阿宣是同志的状

况……

而在那之后沒多久,阿宣就搬进我们家了。

起因是哥哥与嫂嫂发生了一些小争执。虽然在我看来,他们俩的争执点根本

就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只要其中一方好好地道歉认错就可以收场了。但,糟就

糟在哥哥与嫂嫂都是相当固执的人,即使我与小文已经努力地在他们两人之间当

个盡职的和事佬了,双方还是都不肯先低头跟对方道歉。结果最后,嫂嫂负气离

家出走,而哥哥也因为还要忙工作的关系,所以只好暂时将阿宣托我们照顾了。

「放心吧,只是小吵架而已,很快就会沒事的~」阿宣拿着简单的行李、来

到我们家的那一天,我摸着他的头这么跟他说着。

「嗯……谢谢姑丈。」阿宣苦笑着说着,「我已经习惯了……」

听着阿宣有些超龄的语气,我也不禁跟着苦笑起来,在他的头上又搓了两把

:「好啦,先去洗澡吧,你姑姑已经在准备晚餐了,晚一点就可以开饭了……不

过不要太期待,你姑姑的厨艺不怎么好……」

「哈哈……」阿宣笑着点点头,跟着把行李放进客房后就拿着换洗的衣物进

厕所洗澡去了。

因为从小就是我跟小文在照顾的关系,所以对阿宣来说,我们也如同他的父

母般亲近。来我们家之后,几乎沒有什么需要适应的地方,生活起居完全正常外

,甚至吃得还比平常多呢。而且感觉上,他似乎比在自己家还开心。

果然还是需要有人与他分享生活啊……有时看着阿宣,我都会不禁这么想。

毕竟他的爸妈因为工作的关系,从小就常常只能有一边能陪他,有时候是爸爸,

有时候是妈妈。但,因为轮班的原因,即使在家,能陪伴他的那方多半也都是在

睡觉补眠,很少能帮阿宣看功课,或是跟他聊聊在学校的生活。

难怪他爸会说他什么都不说……我想,说了也不会有人在意吧……我不以

为然地耸了耸肩,殊不知这背后还有其他的原因……

某天用过晚餐后,阿宣拿着他的功课请教小文(要是歷史地理的话我还行,

不过数理的话她比我强多了),坐在客厅的茶几旁,两人开始写起功课。因为沒

我的事,我只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边看着电视新闻边放空着。

「这个很简单呀~你看,就把这个代入这个,然后这个换成这个……」小文

细心的一边教导着阿宣,一边用铅笔在他的笔记本上註记,阿宣也很认真地一边

听一边点着头、专心地记下小文所说的记算公式。

「诶老公~你沒在看的话就先把电视关了吧,这样阿宣也比较能专心。」突

然,坐在我对面的小文抬起了头这么对我说着。

「喔~好。」我匆匆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上,跟着往小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开始,我只是好奇地想看看阿宣的功课而已,但沒想到,最后吸引我目光的却

是小文今天的穿着。

虽然,那就只是件宽松的灰色T恤而已。在我穿了好几年、洗了好几次后,

原本的领口变成荷叶边一样又松又皱,因为已经无法穿出门了,之后就被小文拿

去当睡衣穿。

要是在以前,小文里头连内衣都不穿了,洗过澡后她就只穿着那件T恤跟内

裤、激凸着上身在家里走来走去。不过既然现在阿宣也住在我们家,那当然就得

顾及一下他的感受,不要说内衣得穿上,裤子当然也得跟着穿。

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虽然小文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拜现代科技内衣所赐,即使一开始只有B+,

穿上之后马上就可以升级了两个罩杯,她身上那件宽松的T恤根本挡不住那深邃

的事业缐,饱满又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可说是一览无遗。虽然小文的内衣底下长

得是什么样子,我早已熟悉到不行,但我得说,毕竟男人还是视觉动物,看到如

此性感的美景,下半身还是会蠢蠢欲动。

而既然我都已经如此有感觉了,那更不用说就坐在一旁的阿宣了。

一开始我在看电视时还沒注意到,不过在关了电视后我才发现,原来这小子

也一直在偷偷盯着她姑姑的胸部瞧。

坐在小文的右侧,阿宣表面上很专心地一边听一边写着笔记,但只要小文的

眼神一往笔记本上看时,阿宣的眼神就会快速地跟着往她的内衣肩带或乳沟上移

动。但,像是怕被我或是他姑姑发现一样,阿宣的视缐根本不敢久留,眼神才晃

动个半秒,又随即装沒事般恢復正常,就这样飘移着视缐好几次直到他的功课写

完。做坏事又怕被抓包的滑稽模样看得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毕竟是个男孩子嘛……想到以前也常偷看表姐妹们洗澡上厕所,所以对于阿

宣会这样偷看小文的举动我不是不能理解,甚至也不太介意。毕竟这个年纪的男

生,哪个对异性的身体沒兴趣而且可以放心的是,至少可以确定他不像他老爸

怀疑的那样了~

不过,在那之后过了几天,我发觉阿宣可能不是只想让眼睛吃吃冰淇淋就满

足了……

起先是在晾衣服的时候,明明我都是等大家洗完澡了后才将衣物一起丢进洗

衣机里一起洗,但每次总是找不着小文的内裤。本来还以为是不是沒拿到或是在

倒衣服的时候掉在洗衣机的外头,但在四周找了一遍后却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有啊……我确定我有丢进洗衣篮里啊……你真的有仔细找过了真的沒有

」因为怎么就是找不到他的内裤,跑去问小文时她反而这么反问我。

「废话,有我还要问吗」我翻了白眼,「只差沒把洗衣机内外翻过来找而

已了。」

「唉呀,算啦,反正又不是多名贵的内裤,不见了就不见啰~」小文轻松写

意地说着,然后继续做着手边的事。

「……」第一次洗衣服洗到不见,我也只能扁着嘴耸耸肩,反正内裤的主人

都无所谓了,我也不能说什么。

但奇怪的是,第二天一早,那件消失的内裤竟然又神奇地出现在阳台的晒衣

竿上。

「八成是你已经晒了却忘了呗~」小文笑着这么说着。

「怎么可能……我明明就沒有拿到这件内裤的印象啊……」我歪着头皱着眉

怀疑着。莫非真的像小文说的那样,我才几岁而已就已经开始老人痴呆了吗

结果到了当晚,又发生了一样的事情。又是只有小文的内裤失踪,然后隔天

一早就出现在晒衣竿上。到了这里,我可以很肯定自己绝对沒有老人痴呆了,而

且甚至还知道犯人是谁了……

第三天晚上,为了拍下证据,我偷偷地在洗衣篮一旁的隐密处,设置了一台

小DV,然后躲在房间用电脑监看着。而果然就如同我所料想的一般,待小文一

进浴室准备洗澡后,阿宣就捻手捻脚地跟在后头,并把她放在洗衣篮里的内裤给

拿走,像是得到宝贵的战利品一般,阿宣将小文的内裤贴在自己的鼻头上用力地

吸着,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收近自己的口袋,跟着又捻手捻脚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还以为沒人发现的他,不知道整个过程是被我拍得一清二楚。

「我的天啊……」虽然早就猜到内裤是阿宣拿的,但在实际看到画面后,那

震撼的程度却又是另一回事……

虽然在以前国高中的时候,班上几个有特殊癖好的同学有拿过不少乱伦的漫

画或小说来给大家看,但那时的我在看了那些内容后,除了并沒有他们说的感到

特別兴奋外,甚至反而还觉得噁心。不过也有可能是那时我妈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的关系吧我实在是很难想像自己跟妈妈全裸脱光上床的样子……

可是现在……因为阿宣的行为而让我有不同于当年的感受了。

是因为小文比妈妈年轻还是因为阿宣长得如成年人一般高壮感觉上沒有

那种……年龄差的话,似乎就让我沒年轻时那么反感。而且看着阿宣拿起小文的

内裤,放在脸上时那陶醉不已的表情,我不禁想像起他拿着那条内裤在老二上上

下套弄的模样,好奇着阿宣会不会在一边搓揉着自己的龟头的同时一边喊着小文

的名字

而且是否就像以前看过的乱伦小说的那些男主角们一样,阿宣其实想要得更

多如果他有机会,会不会趁我不注意时吃了小文剥光她的衣服、粗鲁地搓揉

着她的奶子用着手指抠弄她湿漉的小穴像塞火鸡般用着坚硬的肉棒胡乱地抽

插着小文,并在小穴深处留下他的种子……

突然间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是小文被其他男人上让我兴奋点,还是阿宣幹他的姑姑让我兴

奋多一些,但与小文结婚十年了,这还是头一次让我亢奋地像个十几岁的青少年

。而原因,竟然是我想像着小文在別的男人的双腿间哀号求饶的画面……特別是

在阿宣的双腿间……

原来他们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我不停地重复着刚刚出现在脑袋中的画

面,老二也跟着越涨越大,我想要看……我想要看……我想看別的男人搓她的奶

子……我想看她含着別人的棒子……我想別的男人幹她的小穴……我想……我想

……我想这变成真的!

等到回过神时,我已经在阿宣的房间门口了。沒有多想,我轻轻地敲了两下

后就直接开了门进去。

而阿宣似乎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房间里的他裤子褪至小腿、

正要好好地享用刚刚偷到手的战利品。见到我完全沒有预警地直接闯进来,一边

嗅着小文的内裤、一手抓着自己的棒子的阿宣,突然之间变得像个木头人般一动

也不敢动。

「啊……姑、姑丈……这个……不……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慢慢地

放下鼻头上的内裤,阿宣的声音紧张且颤抖着,飘移的眼神及额头上不停冒出的

冷汗都在在说明了此时的他有多紧张,多绝望。

「咳……是这样的……我有点事要找你商量……」为了不让阿宣再这样尴尬

下去,我故意转过了头,「先……先把裤子穿上吧……」跟着我的身后传来了窸

窸窣窣的声音,直到阿宣小小声地说了:「好了……」

我走到阿宣身旁、在他的床边坐下。

「那个……姑丈……我……我刚刚……」

「诶……沒关系,不用特別解释,我都知道,我也年轻过……」我阻止阿宣

继续说下去,「我不会怪你……相反的,我还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我把手搭

在阿宣肩上,「我就单刀直入地问了……你……是不是……」

「嗯」阿宣不解地歪着头。

「你是不是……想……」

「想」

「想跟你姑姑……

……做爱」

当说出做爱两个字时我觉得自己快被自己的紧张感给淹死。一方面是因为阿

宣是我们从小带大,另一方面则是问了这句话,等于是我在要求別人来幹自己的

老婆。我努力了好久、做了好几次深唿吸才把这两个字给从喉咙里挤出来。

 

而虽然企图已经很明显,但实际被人点出心底慾望的阿宣在听完了我的话之

后,则像是吃到辣椒一般、瞬间涨红了双颊。

「咳……怎、怎么样」我用手肘轻轻地推了推阿宣,「是、是不是嘛」

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太害羞,阿宣低着头、沉默了好一阵子都不敢说话。

毕竟现在跟我讨论的人除了是他的亲姑姑外,某种程度上,小文也算得上是他的

母亲,所以我猜,要跟別人承认自己有乱伦的癖好,就算与那个人的关系再亲密

,也还是得花上一点时间。

「不要紧张……姑丈是站在你这边的!」我搂着阿宣的肩膀说着,但感觉上

,我比他还紧张,「只要你说出来……姑丈……一定会想盡办法帮你达成的!」

「咦……真、真的吗……」阿宣有点不敢相信我说的,但看他双眼发亮的样

子,我就知道他也一定很期待与小文上床。

「当、当然是真的啰!」我在阿宣的耳边轻声说着,「你……难道你不想捏

捏看你姑姑那软绵绵的奶子、抠抠她湿漉漉的小穴吗」

「咳……嗯啊……我、我……当然想……」也许这些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对他

来说太刺激了,阿宣的脸涨得比刚刚还红。「那……姑、姑姑她……知道吗」

「呃……这个就……」毕竟从决定计划到现在这一秒,都是我个人片面的决

定,不要说小文知情了,她可能连阿宣拿她的内裤来打手枪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办法交给姑丈来想就好了……我只是想确认你的意

思而已。」说罢,我便起身准备走出阿宣的房间,并在脑袋里飞快地草拟着初步

的计划了。

「那、那个……姑丈。」突然,阿宣叫住我,「我……我可以请问一下为什

么吗」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想让我跟姑姑……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