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二十七章 倒在草丛里



莫小木又回到以前曾经住过的城市。

奶奶的也就几年的功夫,城市大变了模样,修建了那么多的高楼,而且还修了很多的路,变得让莫小木再也认不出以前住过的地方,他本来是想去童年住过的地方缅怀一下的,但是那地儿找不到了,可能是拆了盖了高楼大厦。

这次进城目的是明确的,那就是找到农学院的李教授,让他给自己传授点种菇技术和军中制作技术,捎带再带他一点资料和菌种回去,去之前他找到秦月,说李教授会不会接待他,会不会如愿以偿让他达到所有的目的?

秦月说:“那要看谁去了,假如就你一个人去的话,人家一个大教授整天忙得颠三倒四的,还顾得上接待你?但要是我带着你去吗,那情况就大不同了。”

莫小木说:“姐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和我去一趟就是了。”

“就是了?说的轻巧!我问你,答应好好的要一直陪我洗澡的,总共陪了我几次?特别是你弄你那个破菌场,干脆就没有时间理我了,这会儿有事央求到我了?”

莫小木赶紧陪好话:“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些天忙呀,忙得晕头转向的。不对,那天你还答应得好好的,要陪我一起到城里找李教授的。”

“哪天呀,我怎么不记得了?”

“姐你就坏吧,啥都忘记也不能忘记那天呀!”

“到底哪天呀?”

就是我用西瓜……把西瓜糊了你一身那天。“莫小木说了嘻嘻笑,惹得秦月追着要打他,但到追上了却又舍不得打了,只是叫他把屁股撅起来,象征性的拍了一巴掌,却被莫小木一把抓住了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却抚摸上她浑圆的屁股,轻轻的摩挲。

秦月顿时就浑身软了下来。

不过莫小木心里有事不想太耽搁,就附耳对秦月说:“姐,你和我去趟城里,回来后我得闲了好好伺候你几天,咋样呢?”

秦月脸一红在他身上掐一把,这回是用了点手劲的,疼得莫小木“哎哟”叫唤一声,秦月赶紧松手就揉,还问:“疼吗,疼吗?”

莫小木就笑了:“不疼,哄你的。”

秦月抓住他又要掐他身上的肉,莫小木赶紧求饶说:“姐姐先饶了我这一回,等办完正经事,我让你吃身上最好的肉。”

秦月知道他是又耍贫嘴,就不理睬他,莫小木说:“姐姐,你到底帮我不帮我?”

“不帮。”

“真的不帮呀?”

“当然是真的。”

“那我割了呀!”

“割什么?”

“我把我身上你喜欢的那个东西割了,看你以后用啥!”

“只要不怕疼你就割吧!”

“好,那我真割了!”

莫小木说着走到一边去,拿起秦月的水果刀在裤裆里一抹,顿时疼得哇呀呀大叫。

秦月一看这坏家伙来真的,赶紧走到他身边问:“真割了?”

莫小木龇牙咧嘴装作忍着巨大疼痛的样子说:“真……割了。本来是准备吓唬你一下的,谁知道你那刀子太锋利了,摁上去就往肉里钻,一下子就真的割掉了。”

“不信,割了怎么不出血?”

“不信你自己看看啊!”

莫小木装作负痛脱下裤子叫秦月看,趁机一只手把他的鸟儿用力拽到后面去,待到秦月看时,他的那个地方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了,吓得秦月狂吼乱叫:“你个傻瓜坏蛋狗蛋驴蛋,你怎么真的割了呀,那还不疼死你!”

说着就蹲下伸手去摸,莫小木把手一松,他那已经挺硬的家伙“腾”一下弹跳起来,刚好秦月的脸离得近,一下子就弹到她的嘴唇上,倒是吓了秦月一大跳,一把抓住他的家伙喊叫:“这回我真的给你割了,看你还作怪不作怪!”

吓得莫小木提上裤子就逃,秦月却在后面紧追不舍,看看到了石河边,秦月叫他:“你再跑我真的不去了,我过不去河,你过来背我过去!”

莫小木知道秦月是一定会和他一起去的,只是和她逗乐而已,见她追上来就停在河边等她,然后把她拉在背上被她过河。

现在的莫小木有的是力气,一边淌水过河一边说话,一点不显得累。

“姐,发现没有,你的咪咪又大了。”

“胡说!”

“不是胡说,比原来又大了一圈,我这里有感觉的。”

“可不敢再大了,再大就不好看了。”

“屁股也大了,我都快搂不住了。”

“瞎说!”

“姐,也怪不得那个叫付文峰的狗杂碎一直盯着你的屁股瞧,是真的很好看,特别是动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在唱歌。”

“又瞎扯,你能听见屁股唱歌?”

“姐,这回进城,一准能见到李教授?”

“他家我都去过,跑了和尚还能跑了庙?”

“那也能见到他女儿李佳了?”

秦月一只手拽住莫小木的耳朵摇晃:“你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货!色狼,绝对的色狼,以后还不定要糟践多少女孩们呢!”

莫小木嘻嘻笑:“我就是说说而已,再说了,人家城里女孩也看不上咱这乡下憨瓜呀!就是看上了也没有条件呀,天隔地远的怎么能办了她?”

说着话莫小木已经把秦月背过河去了,两个人抬腿就往镇上走,要在镇子里坐开往城里的长途客车。

谁知道还没走出多远,刚还好好的天忽然就阴云滚滚,接着亮起一道耀眼的闪电,“喀拉拉”一声响雷掉到地上,吓得秦月一哆嗦,钻进莫小木怀里不动了。

响过雷之后就落雨点,雨点很大,啪啪的打在他们的脑袋上,生疼生疼的,好在这稀疏而大的雨点没有落多久,大雨就稀里哗啦的下来了。

莫小木拽着秦月就往一面山崖边上跑,但却被秦月制止了:“真想让雷炸死咱们呀?”

“那怎么办?”

“原地不动蹲下,双脚并拢,尽量缩小暴露的面积。”

“就这么淋着呀?”

“淋着也比被雷炸死了好呀!你不看最近新闻,到处都有被雷炸死的人。”

听秦月这样说,莫小木还真的不敢动了,就听她的蹲下,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淋雨。

山里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也就一支烟功夫,云消雾散太阳又出来,但两个人却已经淋成落汤鸡。

雨停了莫小木却不忙走路,眼睛盯着秦月的胸脯看。

秦月的衣服精湿的贴在身上,两只大乳房自然也更加显得鼓凸胀大,莫小木却是看了上面看下面,一直看到她大腿根儿那里,目光直直的不动了。

秦月发现他的眼睛盯着自己,又发现他看着她的那块地方不眨眼,自己低头一看,却见因为裤子湿透的缘故,那里轮廓分明连茸茸的黑毛都看得一清二楚,而身上衣服还在往下淌水,莫小木说:“脱了拧一把干得快。”

说着就帮秦月脱下衣服,却是连内衣内裤都扒个一干二净,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了,使劲拧了水晾晒在手边的灌木丛上,扎撒着两只手走到秦月身边,一言不发的抱住了她,而秦月也顺手摸着他腿根的那个东西,嘤咛一声两个人倒在路边的草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