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二十五章 捏碎你的卵子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是废话也是真理,杨小凤和桃子各自招来一帮人,只几天时间那个坡上的小院子就有了雏形,比他单打独斗的进度不知道要快到哪里去!

几天时间里,杨小凤放弃了自己家里的所有事情,白天晚上待在莫小木的院子里,给那些帮忙的人做饭,不管是杨小凤还是桃子,都对过来帮忙的人言明,纯属帮忙没有工钱,欠下的情,待以后弄好了菌场挣到钱了再还。

砌院子的同时,按照莫小木的设计,一并把菌种房和菇房砌了起来,杨小凤找的人中有专门做房子的工匠,只是因为时间紧迫,所有的石料都是毛坯料,而没有打造成段石,不过石头缝是精心勾抹的,看起来也还算规整,也就半个月时间,坡上的小院子全面完工,莫小木伙同桃子他们几个帮手,用杨小凤找来的木匠做门窗,顺带把接种箱等基本生产用具一并打造,看起来一个场子从里到外就有模有样的了。

一切准备就绪,桃子和二生他们帮莫小木到山上找寻有潜质的、自带菌丝的朽木搬运回来,整齐的码放在菌房里,按照管理程序消毒洒水,就等待第一批收获了。他的想法是,只要肯出力气,山上的枯树朽木有的是,光这笔收入就是很可观的了,然后再腾出手来做别的。

与此同时,杨小凤和莫小木去了一趟山下镇子里,找到那家厂子员工食堂管事的,说明来意后,那管事的叫老刘,很客气的把两个人让到办公室,莫小木只管说他的,管事的“嗯嗯啊啊”的听,眼睛却只在杨小凤身上打转转,后来莫小木看出详细来,马上停嘴不说,恶狠狠瞪了那下作家伙一眼,拽了杨小凤的手就走。

老刘四十岁左右,肚子挺大油头粉面,样子却有点猥琐,眼睛也很不地道,看见杨小凤这么俊美的女人,自然是哈喇子强忍着才没有流出来,但眼睛却不听他脑子指挥,不顾体面的一直看杨小凤的大咪咪,直到莫小木一怒,他才有点醒过神儿来,尴尬的说一句:“这小兄弟挺有性格呀!”

杨小凤笑眯眯的把莫小木推出去,对他说:“你在外面等着,我来跟他办交涉。”

莫小木说:“我不。”

杨小凤问:“咋了?”

莫小木说:“我不放心。”

杨小凤笑了,在他额头上亲一口说:“有啥不放心的,啥大风大浪姐姐都经历过,还会栽在这个小泥鳅身上?放心在外面等着!”

莫小木无奈,只得在外面忐忑不安的等。等了一会儿不见杨小凤出来,却听得一个男人惨叫一声,又没了动静,莫小木沉不住气了,刚要往里冲的时候,杨小凤笑嘻嘻的出来了,后面那个猥琐老刘,屁颠屁颠恭恭敬敬的送她。

莫小木正眼也不看老刘一下,拽着杨小凤的手就走,倒是那老刘不计较他的态度,笑着说:“小兄弟茶没喝好,改天再过来啊!”

走远一点后杨小凤才对莫小木说:“成了。”

“成了?”

“是呀!老刘说以后他这个员工食堂的蘑菇木耳什么的山货,全用咱们的,有多少要多少!这样一来呀,你就有事情做了,可以把村里零散采摘的东西收在一起,和你自己产的一起送过来,生意会越做越大的,而且也对村里人们有好处,省下他们好多跑镇子来卖货的时间。”

“太好了!”

“他说要是你这个菌场做大了,他还可以帮着给咱联系城里几个客户,让他们上门来收购。”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莫小木看这杨小凤的脸,那意思不言自明: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做到的?

杨小凤笑了,牵着莫小木的手边走边说:“放心,他连我的一根毛都没摸到,真摸了我剁了他的狗爪子!”

杨小凤眼光一冷,让莫小木不由就心里一寒,忙笑着说:“那他是不敢还是不想……摸?”

“当然是不敢了!”

杨小凤哈哈大笑,“但是我却摸了他的毛,不但摸了他的毛,而且摸了他裤裆里的家伙。”

“你捏他了?”

莫小木想起刚才听到的一声惨叫。

“捏了啊!”

杨小凤依然笑嘻嘻的,他奶奶的这些臭男人,也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怎么见了女人就像苍蝇见了屎一样呢?”

“他是苍蝇,姐姐却不是屎,是花,奇花,所以苍蝇也想像蜜蜂一样采点花蜜。”

“他想的美!”

杨小凤说,她把莫小木推出门外后,就和老刘对坐办交涉,老刘给她斟一杯茶水,趁机想摸摸她的手,却被她假装不慎推倒茶杯,滚烫的茶水烫得老刘“嘶嘶”倒吸气,却不敢喊叫疼痛,而杨小凤却趁机站起来,走到老刘跟前,出其不意攥住他裤裆里那一套家伙,稍微用劲捏了一下,顿时疼得老刘不顾体面惨叫一声,汗水都下来了,疼得他差点小便失禁尿一裤子。

杨小凤说:“怕不怕我捏碎你的卵子?”

老刘一头汗水往下流:“姑奶奶,有话好说,千万别下这个毒手,我怕,怕你还不成吗!”

杨小凤对他说:“怕就好好说话,好好说生意、做生意,就尊你、敬你,不然的话……”

老刘猛点头,答应一定好好做生意,然后就谈妥了。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杨小凤说,“有些事情其实是很简单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莫小木长长出了一口气,他心里想,也就是杨小凤才能把事情办的这么简单而顺利,老刘那色货,受辱后本可以拒绝的,但是杨小凤的美色震慑住了他,让他神差鬼使答应了她。

“姐姐,真有你的!”

莫小木伸出大拇指晃晃。

杨小凤笑着在他脑袋上拍一下:“坏家伙!放心,以后姐姐的心和身子只是你一个人的,别人想动一指头就是找死!”

“那,”

莫小木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那赵小顺呢?”

杨小凤脸色顿时暗淡:“我准备和他离婚了!”

莫小木心里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