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店的老闆娘

成人用品店像雨后春笋,在我居住的週边大概有十几家,里面的经营人员大都是些外地的小女孩子,长得基本是一般靠下。

首先声明,我最喜欢去这种店和她们交谈,问些产品的使用方法什么的,实际是在和她们交谈是的那种刺激的感觉,下面反应很强烈,听着那些女人或女孩子对你说:「阴茎、阴道、阴蒂啊,这是手淫用的」之类的话,很有挑逗性。

有天下雨,街上暗成一片,我被大雨赶到一家成人用品店里,身上基本淋湿了,幸好我穿的是短打扮。店里沒客人,店员好像在里面的屋子打电话,是个女人,我就随处看看。

展柜里放了很多药、套、工具什么的,最吸引我的是那些手淫工具。我在那些假阴道和假阳具前停下,现在的工艺水平真是沒得说,做得和真的基本看上去沒什么差別,甚至有带毛髮的。

我正看着,打电话的女人出来了,和我打招唿问道:「想要点什么啊?」我边说随便看看,边回过头去,见这个女人穿个白色T恤,下面是黑色短裤,很丰满,大概不到四十岁,南方人,个子不高,不算漂亮,但前挺后撅,属于性感的那种。

于是我就开始了我一贯的谈话方式,说我想买个自慰器,但不知道哪种好,请她给参谋,于是她开始介绍。她指着个七百四十块钱的说那个不错,带声言,震盪,还有处女膜,而且做得和真人的基本一样,手感也很好。

我说太贵了,于是她又介绍了其它几款,还拿出来让我摸。从她的谈话中我觉得有机可乘,于是我装作什么都不懂,用手摸,果然做得不错,很柔软,这时候我下面已经有反应了。

接下来她拿了个小的,大概一百块钱左右的说:「要不您用这个,先买个便宜的试试。」我说:「这也太小了。」

她说:「这个有百分之三百的弹性,沒问题的,很多人都买这个。」

「那是他们,我肯定用不了,太小。我买了,如果不能又不能退换,那我不是浪费钱吗?」

她大笑起来,并带着很骚的口气说:「您和別人不一样?」

我见机会来了,就说:「不信,我们打赌,我买一个就在这里试,如果行就OK,不行,你赔我个好的。怎么样?」这时候,我的短裤已经被顶得有点显露了。

她边和我说话,边用眼睛扫视着我的下面:「在我这里怎么试啊?」

「我在里面试啊!你对你的产品那么有信心。」

经过一来二去的挑逗后,她终于答应了,还笑骂着说:「沒见过你这样的客人……」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进了里屋,说是里屋,实际就是被货架隔出来的小半个房间,里面有张办公桌、椅子。

我掏出已经昂头的傢伙,把那个小玩具的洞口拉开,还真的弹性不错,但那也不能说可以啊!刚好我沒拿润滑油,藉机会试探一下,就和老闆娘说:「您能给我润滑油吗?扔进来就可以了。」

她说:「我拿给你。」

我一听有门,但又不能太急,于是说:「別,您还是扔进来吧!」

「我都是过来人了,你转过身就是了。」绝对骚货!

话还沒落音,人都进来了,我急忙把短裤提上,但那昂首挺胸的兄弟把我的短裤顶得高高的,被她看个正着。

她含着另一种表情笑着说:「还沒女友?」

「沒有。」

「怪不得要买这个呢,果然不小啊!」

「这怎么套不上啊?」

「把油涂上再用。」

我故意把油向那玩具里倒,她说:「不是这,是涂在你那个上。」

「哪个?」

「別装了,涂你的阴茎上。你真沒用过啊?」

「是啊!」

「你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啊!」说这话时,她的脸已经绯红。

「那多……」

「把你的阴茎掏出来啊!」

我听话地把短裤拉下来,由于向上挺着,被短裤带着上下跳动着的17公分的傢伙暴露在女老闆面前。接下来我想看看她什么反应。

她故作镇静的说:「是有点大啊,把油涂在上面吧!」

我按她的话将油涂在阴茎上,但故意沒涂在龟头上:「这样可以了?」

「你怎么那么笨啊!」

「姐姐你帮我吧!」我实在撑不住了,把鸡巴往她跟前凑了凑,她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开始套弄,也沒有了刚才的矜持,嘴里已经开始发出兴奋的声音。

「好大啊!年纪不大,这里可不小。」

我的手在我向她跟前凑的剎那已经抓住了她的一只豪乳,看她也等不及了,就开始用力揉啊揉……

「你也好大啊!」我说着,顺势将她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把衣服和乳罩一併撩在乳房上,那对乳房像被释放的犯人上下跳动着,乳头不高,但面积不小。我一手搂腰,一手进攻短裤,并迅速地把乳头含到嘴里拼命狂啜。

开始她还应付得来,抱着我的头死命按在两个豪乳上,等到我把她短裤连同内裤脱到膝盖,用力将她的大腿分开时,她嘴里已开始「嗯嗯……啊啊……」的哼了。

我蹲下身把她两条腿分別架在我的双肩上,她那隐秘的下身就呈现在我的面前:给我的感觉是好干净的屄啊!毛不多,细细的,规矩地长成倒三角状;下面的阴蒂明显勃起,大阴唇肥大到居然把阴道口盖住,这年龄的女人发情后应该是张开的,可见大阴唇不小;透明的液体已经从最下面渗出来。

「爽吗?」

「你好坏啊!不怕人进来喔?」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想不想让我幹你啊?」说着,我用舌头在靠近她阴唇的地方舔了一下。

「啊……你想怎么样都行,看你的本事……」

「我看你还能忍多久?你现在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我看你快求我了。」我又继续舔她的大腿根部,故意不去接触她的外阴。

「你的阴茎都像根铁棒子了,看你能忍还是我能忍……」

「好啊,那我来试一下!」说着我用两手分別把她的阴唇拉开,把阴道暴露出来,「噢……」她轻叫出了一声。

「你还能忍吗?」我说。她沒理我,只是把手放在毫乳上开始自己揉搓,眼睛看着我。

我对着她的阴蒂实施了突然袭击,含到嘴里用舌头裹着它转啊转,「啊……不行,我这里太敏感……別……啊……」我才不理她,把她的屄上上下下舔个痛快,而她发出像小白鼠一样的「吱吱」声。

「说点我爱听的话,我给你这根棒子。」

「快进来……」

「什么快进来?」

「阴茎,鸡巴,快啊!」

在这里我要强烈表扬一下她的办公桌,高矮刚好。

我把鸡巴在她洞口上下翻飞的蹭了会,对她说:「我来了啊!」就一下插到底,随着我的撞击,那对毫乳也肆无忌惮地跳跃着。

我觉得刺得不够深,于是换作她把屁股撅起来,从后面迎接我的鸡巴。我的傢伙把她的阴肉带得进进出出的,白色的阴水弄得我到处都是,我喜欢听撞击她那肥臀的声音和看她被操的表情。

接下来的抽插与射精沒什么意思,我坚持了不到五分钟(真是惭愧),就下马。

而她从她那白白的性感屁股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支青筋崩现的假鸡巴,快速地打开个安全方位服务套在上面,然后用另一只手分开她那大得有点过的大阴唇,插了进去,眼看她那小小的肉洞被怪兽撑得要爆了。

……直到第二次高潮。

后来她告诉我,自从用过自慰器后,一般男人的大小是满足不了她的。听了后,我心里才舒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