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这都是哪里学来的



秦月笑了,把手从莫小木的裤裆里抽出来,自我解嘲的说:“你还是个小毛蛋孩子呢,摸摸你咋了?”

莫小木俯在秦月的耳朵上说:“姐,我不小了,你怎么记着我还是那个毛没长全的小男生呢?要是继续上学,都上高中了!”

秦月着实一愣,她还真把他一直当乳臭未干的小男生了。而且,回想起刚才莫小木亲近自己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老道,绝然和以前的那个有点害羞的小男生不可同日而语,顺手就在他身上轻轻掐一把:“对姐老实交代,你这都是哪里学来的?”

“桃花峪的男人,小孩子起就什么都会的。”

“那你以前怎么……对我那样?”

“那不是不会,是不想。”

“那现在,你想了吗?”

“想了。”

莫小木毫不犹豫的坦白承认。

“想干啥?”

“想操你!”

莫小木这样一放肆,倒叫秦月有点害臊起来,却又想起几年前的那一次,不管莫小木怎么的不想操她,她都没有放过他,让他饱受她一番折磨和蹂躏,想到当时那情景,秦月不由得笑出声来。

“姐你笑啥呢?”

莫小木看着秦月的脸问,“你是不是想到了很早以前的那一次,你霸王硬上弓操了我?”

他这一说秦月脸上更挂不住,掐他一把说:“什么叫我操了你?女的能操男的吗?怎么说话啊你?”

秦月一连串的反诘,却已经把自己的脸羞得红透,臊的赶紧钻进莫小木的胸前去,继续柔情脉脉的说:“姐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相差这么大年龄,明知道不能修成正果的,可是却心不由己,我真是有病!”

莫小木这次可不敢胡乱承诺了,只是说:“男女情并不是只限于婚姻的。”

“咦,你个小屁孩懂这个?”

“姐,我不是告诉你了呀,该懂的我都懂了,而且懂得的只能比别人多,一点不比别人少!”

“好,你懂,你懂!你说说,你都懂什么了?”

“懂得让姐怎么好受呀!”

“坏蛋!”

莫小木从秦月怀里脱出身来,简单收拾一下碗筷,然后进屋把凉席拖出来铺在地上,拉了秦月到凉席上坐了说话。

两个人东拉西扯说了一会儿话,天色已经晚了,夜幕下来把周围的一切都隐藏在黑暗中,不过也就一会儿功夫吧,月亮却又升上来,把大把的辉光洒满一地。

山里的天气是很有点奇怪的,不如夏天吧,白天的温度一点不比大平原上低,但是到了晚上,却很迅速的凉爽起来,到了天亮的时候,甚至还要肚子上盖一点东西,才不至于受凉。

秦月现在是坐在莫小木怀里的,开始的时候是脸对着脸说话,后来秦月就自动的坐到他怀里去了,让莫小木搂着,她现在的感觉,莫小木的胸脯很结实,真有点男子汉的样子了,而且喉结长出来,胡子也长出来了,硬刷刷的,秦月用脸蹭他的胡子,觉得痒痒的,但是不难受,一直痒到心里去。

她这样蹭着的时候,莫小木就摸她的咪咪,因为她是坐在他怀里的,这样的姿势莫小木摸起咪咪来最得势,两只手一只摸一个。

“姐,你的咪咪真大!”

“坏蛋!”

“我说的是真的,桃花峪像你这样的咪咪,又大又圆的这种,找不出来几个。”

“摸着舒服吗?”

“舒服。”

“那你就摸,什么时候想摸,姐就让你摸。”

喝了莫小木的解酒茶,醉意是减少了许多,但脑子还是有点朦胧,眼睛里有点些许的迷离,莫小木想,如果是在白天,秦月的脸一定红得很好看,像熟透了的桃子那样红红白白的,就是在晚上的月亮下,也能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娇艳欲滴的神态特逗人爱。

看着看着,莫小木觉得自己下面那个地方起了变化,硬挺挺的顶着裤裆,透过裤裆顶在秦月的屁股上,有点难受,就想换个姿势抱秦月,却被秦月一把拉住:“怎么了?”

“没怎么呀,有点难受。”

秦月嘻嘻笑。

莫小木问她:“姐你笑啥?”

“哪里难受呀?”

莫小木说:“姐你明知故问!”

秦月反手一把抓住他的那个东西,又笑:“嘻嘻,我说呢,都怒发冲冠了!”

莫小木在秦月裤裆那里抓一把:“那你呢?”

“坏家伙,被你摸得早就有感应了。”

“什么感应呢?”

秦月把莫小木的一只手从她的乳房上取下来,塞进自己的裤裆里,娇嗔的说:“你自己摸摸看有啥变化?”

莫小木摸了她一把,笑了说:“姐,水好多好多呀!”

抽出手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下面嗅嗅,“香!”

“坏家伙,光拣好听的说,那地方怎么会香呢?”

“就是香,真的香。”

“那你吃它一口,看能不能香死你?”

“好。”

莫小木真的吃,轻手轻脚脱掉秦月的裤子,隔着她内裤拱了一番,然后才把她完全脱光,两根手指把她那掩盖洞口的茸毛分开,在她的那个地方用手轻轻的捏弄着,一直弄到秦月哼哼唧唧的直往上窜身子,才索性把她放倒在凉席上,趴在她的那个地方,用舌头深入进去肆意搅扰,把个秦月弄得胡乱踢蹬,身体像蛇一样的扭动,忍不住叫一声:“小木,快点进来呀,我不行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

莫小木嘴里应声:“好!”

却并不进入她的身体,却起身进屋搬出来一个西瓜来,在桌子上破了拿起一块放在秦月的那个地方,笑嘻嘻的说:“姐,让它先吃块西瓜凉爽一下吧!”

“坏蛋,你可真是坏透了!”

秦月骂。

莫小木不理睬她,用西瓜在她的那里蹭,蹭得西瓜汁流得到处都是,然后才扔了西瓜,用舌头舔那到处流淌的蜜汁,舔得秦月叫声不跌,莫小木赶紧说:“姐,别叫声那么高,让邻居听到了,还以为我在杀你!”

秦月伸手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坏蛋,就这几年时间你就学得这么坏呀!”

莫小木抬起头来看着秦月的脸说:“姐,我要是不这么坏,你会怎么办?”

秦月想了想说:“那我就教你坏!”

说着秦月翻身而起,顺手扯掉莫小木的大裤头,一手抓住了莫小木的那东西,就塞进自己的嘴里吞吐吸吮起来,这下子情势大变,原本还没觉得坚持不住的莫小木,被秦月吸吮得打摆子一样发抖,到后来终于坚持不住,扑倒秦月扳开她洁白如玉的双腿,挺身而入她的身体。

秦月一声轻呼:“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