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二十章 醉意朦胧



秦月是真的醉了,醉意朦胧,神游天外。

但是她觉得自己的意识还很清醒,就是感觉浑身软而无力,躺在莫小木的怀里,感觉自己变得很小,像一个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而感觉莫小木则是个强大无比的男子汉,这种感觉很奇怪的,而且几乎是无意识的,把莫小木的手拽进自己的胸衣里,让他摸自己的咪咪。

莫小木嘟囔一声:“是你自己叫我摸的,可不是我要摸的!”

“你说什么?”

秦月忽然一睁眼,厉声问他。

“我没说什么呀!我是说,我想摸咪咪了,你就让我摸了,姐姐真好!”

“你想摸咪咪呀?”

“想呀!”

“不让你摸,急死你!”

莫小木偷笑,自己的咪咪已经被人摸了还不自知,看来她被酒精害得不浅呀!

“不让摸就不摸。”

莫小木说,一边手上添了点劲,看她能不能反应过来。

“你不想摸我就偏让你摸,快摸我,摸咪咪!”

秦月说着抓住莫小木抱着她的另一只手,就要强行把它也拉进自己的衣服里,却是莫小木笑了说:“姐,我这只手一松开,你就掉地上了!”

“那咋办?”“你趴桌子上一会儿,我去给你弄口解酒茶喝喝。”

莫小木把手从她怀里抽出来,到灶间泡了一碗茶水端出来,喂秦月喝了几口,看到她恢复了一点神智,就笑了说:“不是说不行就别喝了,就是不听话!”

秦月不接他话茬,问他:“你刚才给我喝的啥?”

“解酒茶呀!桃花山上采的,解酒有特效!”

“真是好东西,喝几口满心清爽,醉意大减,神奇!”

“山上的好东西多着!那种好了草,神不神?一把草塞嘴里嚼嚼,管半个月的事。”

“管啥事?”

“这个你也不知道呀?姐,看来你是在桃花峪白待着这好多年!好了草,好了草,嚼一把好了草,男的女的好了就了了,不用担心怀孕生孩子,神效。”

“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

“他奶奶的,”

秦月忽然来了句粗口,“有这好东西,还要那些套套和避孕药什么的,干啥用!”

“不过这好了草很不好采的,都长在绝壁上。姐姐以后要用,包在我身上,嚼多少有多少!”

“我现在就要嚼!”

莫小木一愣,心下却一番窃喜,忙从屋里拽了一把碧绿青草出来,就要往秦月嘴里塞,秦月赶紧躲,一边抗议:“叫我像牲口一样嚼?”

“都是这样嚼的。”

秦月接过来,慢慢塞进嘴里一点嚼着,感觉一阵清香沁入心脾,一点也不难吃。吃着忽然问:“刚才你怎么我了?”

“没有呀?”

“不对,”

秦月摇摇头,“分明有感觉你摸我了,摸我这里了!”

秦月指指自己的一双大乳:“小木你真坏呀,趁火打劫摸我!”

莫小木不动声色看秦月,秦月说:“你看我干啥?”

“是你让我摸的,而且还是你把我的手生拉硬拽进去你衣服的!”

“不可能!”

“咋就不能可能?我还会说瞎话?”

莫小木不喜欢说瞎话,这个秦月知道的,想一下问:“还想摸不?”

“想。”

“想了姐姐就还让你摸,告诉你啊,你是第一个摸姐姐咪咪的人!”

说着拽了他的手,还像之前那样送到自己的胸衣里。想了想又把他的手拿出来,索性解开衣襟,把两只雪白的大奶完全露出来,让他摸。

莫小木摸在她的一只乳房上,一只手掌都有点盖不全。他想如果正经衡量秦月的乳房,应该是两只手捧在一起才能够完全覆盖它。大概男孩天生有一种对乳房的爱恋,这种爱恋应该是从辅乳期开始的吧,从那以后一直到长大成人,乳房对男人的诱惑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一生拿女人的乳房当宝贝。

秦月的乳房和杨小凤的乳房比较,相同又不尽相同,一样的大而且圆润,但硬度却有差异。杨小凤的乳房又大又圆柔软却不失弹性,秦月的乳房又大又圆更加高挺有点硬度弹性更好,特别是被他摸了之后,就更加显得硬挺而弹性十足,中间那两个花生米大小的圆点,原本是粉嫩的红,现在却变得有点殷虹,显得更加娇艳鲜嫩。

莫小木不由自主就把嘴巴贴了上去,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秦月的身体明显一震。

他抬起头望着秦月的眼睛,想看看她啥反应,但脑袋马上又被摁了下去,秦月的身子微微往上一挺,让自己的一只乳头再次进入莫小木的嘴巴里。

这样莫小木就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

他一只手捉住她的一只乳房,嘴巴噙着另一只,手不停的捏弄,嘴巴也轻轻的吸吮,直把个秦月弄得扭腰摆臀身体拧麻花,嘴里哼哼唧唧的出了声音,手却伸向莫小木的下面,把他腿根儿的那东西一把攥住,一上手就大力揉搓起来。

但光是揉搓莫小木的那个东西,显然不过瘾至极,索性一翻身压上他的身体,把他的脑袋埋在自己的两个大咪咪中间,而且还不停的左右摇摆。那两个硕大的肉球可真够莫小木受的,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它们的重量。

现在他们的姿势是半躺半坐,现在的情况是他在下秦月在上,主动权操控在秦月手里,所以秦月一边用手套弄他腿根的那家伙,一边用两只咪咪结结实实的蹭他的脸,那简直就不算蹭了,而是像钟摆一样的左右晃荡,莫小木好几次想用嘴巴捉住其中一只都没能得逞,直到后来秦月主动停下摆动,把一只乳头送进他的嘴里。

“吃吧,用劲吃吧!”

秦月鼓励的目光看着莫小木,“被你吃的感觉真好,吸一下就一阵麻,一直麻到大腿根。”

“麻到大腿根?”

莫小木重复问一句,“大腿根哪个地方呀?”

秦月抬手就在他屁股上给了一巴掌,虽然不重,但却让莫小木一激灵。

“姐,你打我干啥呀!”

“叫你瞎问,明知故问,坏蛋!”

秦月骂完,忽然一摆脑袋问他:“莫小木,我发现你,发生了很大变化呀?”

“我变了呀?”

“是呀!”

“以前,刚开始的时候,我怎么摆弄你都没动静,现在倒是你主动撩拨我。”

“我撩拨了吗?”

“撩拨了!”

“我怎么撩拨你了呢?”

“还能咱们撩拨呀,不眨眼的看我的胸,你那眼睛呀,就像带了钩子,在我身上到处勾!你说你可无不可恶?”

“我没有呀!”

莫小木叫屈,“我就是想好好看看……”

“看啥?”

“看咪咪!”

“不但看还想摸,对不对?”

“对。”

“摸了还想吃,对不对?”

“摸了不想吃那才是傻瓜!”

“那我说你是坏蛋,你还委屈了?”

“不委屈。可是姐姐,你也坏呀,你看看你的手在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