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鸟 尾声



我孤零零地跪坐在璐君的墓前。碧绿的草地延伸到坡顶,与无色的天空相接,大理石墓碑上跳跃着血红色的夕阳余晖。耳边回荡着璐君的临终遗言:“不要把我的骨灰送回国。让我葬在这里,好离他近一些。”

我默诵起《诗经·秦风·黄鸟》

“……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

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