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第一百零九章 被他弄得要疯了



“你这小坏蛋,倒是比我懂得多!”

“有没有啊?”

“有,被你摸得全身麻酥酥的,这时候站起来肯定摔倒,腿都软了。”

“姐,你不怪我吧?”

“为啥要怪你?姐愿意叫你摸的,你摸吧,想摸哪里摸哪里。”

这分明是点拨他呢!莫小木的手即刻滑过她的小腹,一下子就摸到了她两腿间的那个地方,而且随即两个手指分开覆盖她那个神秘洞穴的茸毛,立即手上滑腻腻的,莫小木知道她那里早就蓄势的玉液已经溢了出来,就手指在她那洞口弹动几下,桃子骤然吸一口气,“哎呀”叫了一声,两条玉腿一紧夹住了他的手。

“小木,快摸我,亲我,抠我!”

“好!”

莫小木答应一声,嘴唇像蜻蜓点水一样,在桃子的樱唇上极速点击,而后又挑开她双唇把舌头入到她嘴里,和她的舌头一起亲热的打仗,好一会儿后才拔出自己的舌头来,却是脑袋向下面一缩,刚好让自己的嘴咬住她的一只乳头,轻轻的咂了两下,就不停的吸吮起来,而伸到她下体的那只手,也没有停止动作,但只是再她的洞口撩拨着,并不深入到洞穴的深处去。

因为他知道还不到时候。

比起莫小木来,桃子虽然也竭力回应他,但动作显然生涩多了,而且只是慌乱的回应,到后来这慌乱的回应也不能了,因为桃子已经被莫小木搞的骨酥筋软,神智都有点不清了,只是使劲的、一下一下猛搂莫小木,两只眼睛也闭得死死的,就像正在进入一场大病中,而这种病却又无药可医,只能等待,等待更大更猛烈的快感到来之后,才能让她如病痊愈般轻松愉快。

她知道解救她于病中的只有莫小木。

这小鬼头怎么懂得这么多,嘴和手都朝她最不敢轻易触碰的地方出击,搞得她很爽又很期待,期待更大的快乐让她去享受。

她可不知道,莫小木现在早已不是新手试枪,而是经历过两仗的老兵了,当然知道怎么去掌握火候,才能够让她和自己得到最大满足,所以尽管他看出桃子在忍受着期待的折磨,却仍然不急于插进她的身体。

对于桃子的身体,一开始的时候有诱惑也有障碍,因为桃子的身体远不如杨小凤的柔软,白嫩的程度也稍微逊色,这都是她还没完全发育原因。假如把杨小凤的身体比作熟透的水蜜桃,那她就如一颗刚露红嘴儿的却还有点生涩的大桃,各有各的滋味而已。

他这里沉得住气,桃子却已经被他弄得要疯了!

桃子双手端着自己的乳房,让莫小木轮流的吸吮,好让快感如滚雷一样,阵阵滚过自己的身体。到了把她弄得如癫似狂时候,莫小木才让她张开两条大腿,蹲下身来用舌头在她的蜜穴上轻一下重一下的舔,再加上舌尖的挑逗,桃子怎么还能受得了。

“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小木你插我这里,快插我这里!”

莫小木回答了一声:“好!”

就压到她身上,认准洞穴的入口,身子一挺长驱直入……

两个人睡觉这事情本来就是无师自通的,除非那些脑子有障碍的人,才会摸不清穴道或者摸进去后也不知道怎么弄,就像莫五爷说的那样,还得要别人提醒才搞成事。而莫小木是个绝顶聪明的大男孩,各种事情见也见得多了,听也听得多了,而他在这些的基础上还有自己的创新发挥,所以在操过秦月和杨小凤后,不说是床上游戏高手吧,也已经能搞得有声有色了,直把他身体下面的桃子操得细声细气叫唤不绝,娇喘吁吁香汗淋漓。

等到莫小木感觉一股热流从小腿生发,浑身一震酥麻到头皮变厚,桃子也经过数度小高潮的冲击,而恰好到达快感的巅峰,嗓子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后,“呀”的一声又细又长的叫,死抱着莫小木更紧的闭上了眼睛,莫小木也将所有子弹全数射进桃子身体的深处。

都完事好一会儿了,两个人还那样抱着,一上一下的躺着一动不动,后来莫小木怕桃子累想滑下她的身体,却被桃子抱紧了说:“别动。”

莫小木在桃子嘴唇上亲一下说:“桃子姐,怕你累了。”

“我不累,再抱着躺一会儿。”

于是就继续一上一下抱着躺着。

莫小木脑子忽然跳出一个问题来,就是女的们怎么都那么“耐压”秦月和杨小凤身体已经成型,压一会儿还能承受得了,但桃子的身体还挺单薄的,怎么承重能力也那么强?

桃子的脸红扑扑的,莫小木几次想从她肚子上滑下来,都被她两只手死死的又抱住,到后来还是莫小木真不忍心一直压着她,坚决的想下来,桃子才松了手,嘴里却说:“真想让你就这样一直压着我,压一辈子。”

“那太不公平了,”

莫小木忽然起了玩心,“桃子姐,你也压一压我试试,看我能坚持几分钟?”

“好啊!”

桃子一跃而起跳上莫小木的肚子,小心翼翼的全身压了下来,就这一压,已经让莫小木消受不了,感觉胸腔里的气都被桃子压了出来,大大的咳了几声嗽,才觉得出气顺畅一些。

但仍然是有就要窒息的感觉,脸色都被憋得红了,桃子见此情景,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却不就下来,而是坐在他肚子上和他对着脸说话。

坐在肚子上也不是实实在在的坐,而是两脚着地屁股却坐的虚,要不莫小木同样受不了。

桃子的性子虽然柔中带刚,但平时还是文静多于火爆,这时候却又和平时不一样了,“唧唧嘎嘎”的笑着说:“坏蛋,你不行了吧?也不能让你样样行,那我们就显得太不行了!”

“是真的不行,”

莫小木还在纳闷,“怎么女的有这样功能,男的不行呢?”

“要在平时也不行,”

桃子老老实实的说,平时这样肚子上爬个人压着,也会喘不过来气的,这时候,再重也感觉不到重量了。”

“真是神奇!”

“这有什么神奇的呀,女人天生就是要被男人压的,要是不经压那还搞成事?”

“也可以女的在上面呀!”

桃子一抹羞色飘上脸颊:“我知道的。”

“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