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第一百零八章 姐姐你别走



两个人说话莫小木其实能听到,而且能听懂,来红就是女的来月经。

这事情莫小木很早就知道,在坡上干活的时候,偶尔就看见地上扔着一团血迹斑斑的纸,初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谁不小心摔破了手脚流的血,但是后来就知道了,原来是女的那个地方出血了。

上了初中就有了生理卫生课,而且老师还把男生女生分开,钻进一间幽暗的屋子里看青春期性教育的小电影,看男体也看女体的构造,懂得就更多了一些,男生们在一起看那种小电影的时候,看到女的那地方的特写镜头,男生们都屏气息声看得很下劲,等看完了才在黑暗中互相摸一把,摸摸谁的那个东西硬了没有。

没有毛病的男生们,谁看了都会硬。

女生月经初潮后,就正式进入青春期,很多想入非非的念头也产生了,而桃子十二岁身上来红,这都进入青春期好几年了,她当然也会想到很多,甚至还会像爷爷的故事里的那女的一样,弄个什么合适的东西自娱自乐。

两个人唧唧咕咕的说话,莫小木也无心听,只管想自己的心思,直到杨小凤对桃子低语:“嚼过好了草了吗?”

桃子有点害羞的回答:“嚼了一大把。”

杨小凤就笑了:“死丫头是有备而来的呀!那我先走了,家里还有事,你和小木再待会儿。”

说了起身就走,走到院门口又回头说一句,“你们自己把吃饭的家伙事儿收拾一下吧。”

说完还没等莫小木回过神儿来,身影一晃已经走得不见了。

杨小凤一走,桃子一个人面对莫小木,却不像平时那样坦然,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收拾碗筷到灶间洗涮收拾好了,又回到院子里来,和莫小木对坐。

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莫小木打了个哈欠,桃子问:“瞌睡了?”

莫小木说:“有点困乏了。”

“那你睡觉吧,我走了呀!”

桃子说着身体却不动。

莫小木说:“桃子姐你别走,剩下我一个人觉得怪孤单。”

“你不是说瞌睡了吗?”

“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好不好?”

桃子说笑笑说:“好,我就等你睡着了再走。”

莫小木从屋里拖出一张凉席铺在院子里,对桃子说屋里有点热,就在院子里睡觉了。他让桃子在凉席上坐了,自己却四仰八叉的躺下来,对着满天星星轻轻叹了一口气,桃子忙挪一下身子坐得离他近一些,拿住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腿上,柔声细气的说:“是不是又想心思了?”

莫小木点点头。

“别多想了,我和二生他们说了,以后让他和六点还有赵平阳,晚上轮流来和你做伴,就不会感觉孤单冷清了。”

“不要。”

莫小木说,“我一个人挺好。”

“那我要是想来陪你呢?”

桃子说了,自己觉得脸皮一热,“你也要赶我走?”

莫小木不出声了。

桃子好像知道他的心思,就对他说,她爹和她娘常年不在家,她家在镇子上有个铺面,挣不了几个钱但白天晚上得守着,只有她和奶奶守着老屋的几间房子,她爹和她娘想把奶奶一起搬到镇子上,桃子上学也方便,但桃子的奶奶死活不愿意走,舍不得桃花峪,镇子上也没有桃花潭能洗澡,桃子只得每天放学再回来陪她奶奶。

“奶奶不让我陪,整天赶我走,正好我来陪你。”

“可是……”

“刚才小凤姐也说了,说她家里事情多,有时候绊住脚就来不了,她来我就走,总是不让你落单就行了。”

停顿一下又说:“如果你还嫌不热闹,就让赵小苗也晚上过来睡。”

“不敢!”

“让她偷偷来,咱们这里你知道,晚上不落自家屋子睡觉的人多了去。”

“桃子姐,一开始到现在,你就对我一直这么好,为啥呢?”

“我也不知道为啥,心里总是惦记着你。”

莫小木心里很感动,也特别想和桃子亲近,就对她说:“桃子姐,咱们都躺着说话吧。”

“好。”

桃子应了一声,就倒在莫小木身边,两个人各自用自己的一只胳膊支着脑袋,脸对脸的看着对方,却一下子找不到话头了。

沉默一会儿,还是莫小木先开口:“一下子就长到这么大了,真快!”

“是真快。”

桃子想起的是初识莫小木时,他还是懵懂孩童,她也只是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今却已经大不同,莫小木初具阳刚之气,她也有了少女的美态和媚态。

莫小木又想起下午在潭子里洗澡,他偷觑桃子身体的情景,现在桃子近在眼前了,他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低下眼睛就能看到她已经开始鼓凸的胸,那地方不仅诱惑他的眼睛,而且也诱惑他的手。

“想啥呢?”

桃子看见他光朝自己的胸上瞥,“又不是没见过,只顾看个啥!”

“桃子姐,你长得越来越好看了。”

“那你就好好看吧,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一个姿势躺得久了有点累,两个人都想动弹一下,谁知莫小木刚动了一下腿,桃子也恰好动弹一下腿,两条腿不约而同就碰在了一起,不但碰到一起,而且停住了,成了胶着状态。

这样一来两个人的心态同时发生变化,都脸热心跳的厉害,而莫小木的手,已经神差鬼使的放在了桃子的一只乳房上,隔着衣服摩挲着,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想缩回,却被桃子摁住了。

“想摸就摸吧。”

“桃子姐!”

桃子迟疑一下,把他的手轻轻拿开,却解开了衣服的扣子,让整个胸脯裸露出来,而后又拿起他的手放了上去。

桃子的胸当然还不够大,没有杨小凤的好看,但看起来却比杨小凤的咪咪结实而更加生机盎然。莫小木的手放在桃子的一只乳房上,轻轻的揉搓着,马上感觉她的乳头有了动静,变得硬挺起来。

桃子的乳房,以后和杨小凤的咪咪有得一拼,眼下虽然没有杨小凤的大,但是很圆,乳峰也如丢在雪地里的红豆那样鲜艳,而整个乳房的轮廓还正在扩展中,假以时日必定也能长得又圆又大。

手一旦上去了,就不可能再轻易的缩回去,桃子的身体就像一个磁场,把他的手牢牢的吸住,不知手捉住乳房揉搓,另一只手也跟了上来,在桃子身上到处摩挲起来,而桃子的身体在他的抚摸下,已经开始时而悸动一下,莫小木俯下身来,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点了一下,问她:“桃子姐,有没有过电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