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第一百零七章 姐姐你真坏



莫小木被打了一愣的原因,是因为桃子的话,让他小小吃了一惊,吃了小小一惊的原因是,说好了杨小凤要来给他做饭的,两个人碰在一起怎么说?而且他感觉到,桃子好像是知道了点什么,故意来搅散他的好事的。

她知道了什么呢?知道了杨小凤在他这里过夜的事情了吗?

桃子其实不知道很多他和杨小凤的事情,更不知道杨小凤已经把莫小木睡了,她只是知道杨小凤给莫小木做饭,还帮他做别的家务,但是有一点桃子很明确的知道,那就是莫小木和杨小凤是好了。

桃子也想和莫小木好,她也喜欢莫小木。

喜欢一个人真的说不上来什么理由,莫小木长的是俊秀,可是,桃花峪俊秀的男孩不是他一个,有的比莫小木长的还眉清目秀,她怎么就不喜欢,而见到从城里回来的莫小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呢?

不过也就是暗暗喜欢而已,她敢肯定莫小木至今还不知道她喜欢他。

桃子性格柔中带刚,以绵善细密为主,这和她从小接受的婆婆妈妈的教育有关,而这婆婆妈妈的家庭教育,多带有传统色彩的,所以桃子从开始喜欢上莫小木时候起,就断定自己不能嫁给他,因为民俗有“女大一,不是妻”的说法,桃子信这个。

乡下村野婚配,女的比男的大的情况很少见,桃子比莫小木大一岁,却在心里认为自己比他大了很多,处处以姐姐自居,而莫小木也真的那她当姐姐待,这个情况也好也不好,好的方面是两个人关系很亲密,交往越久亲情越浓,不好的方面是,这种姐弟关系在潜移默化中落地生根,就阻碍了情爱关系的发展。

不能结婚在一起生儿育女,却并不代表不能在一起相好呀!莫小木没有之前没有想过和桃子相好,就是那种能在一起的相好,也就是在刚才洗澡的时候,动了一下心,但桃子却这样想过了,特别是臆测到莫小木和杨小凤相好了后,就更增加了要和莫小木相好的心思,杨小凤那么大年龄了,还能和莫小木好,自己为什么不能?

她要取杨小凤而代之。

但是桃子没想到,在莫小木面前,正面遭遇杨小凤后,会弄成那么一个局面,却也从此改变了她对杨小凤的不良印象。

桃子说要给莫小木做饭,莫小木没有反对的理由,只好由她去。

桃子就挽起袖子进灶间去忙饭,刚生起火来,杨小凤就进院子里来了,没进来就发现灶间在冒烟,还以为是莫小木自己做饭呢,但却看见莫小木在院子里站着发愣。

杨小凤问:“小木,谁在灶间呢?”

莫小木答她:“桃子姐。”

杨小凤“哦”了一声,冲他有点诡秘的一笑,就丢开他走到灶间去了,莫小木以为灶间里,两个人很快就会唇枪舌剑,但好一会儿却闻不到火药味,心下大奇,就悄没声的走到门口偷听偷窥一探究竟。

这一看就更奇,因为一大一小两个女的配合默契一起动作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正在出锅,杨小凤还一边操作一边对桃子说:“我家里乱七八糟的事多,有时候赶不来了刚好有你,这下子就好了。你看,这种菜要这样炒味道才足。”

杨小凤脸上挂着汗珠,更增添了她的艳美,那张脸儿确实好看到不能再好看,把个在一边帮忙的桃子都看得发愣了。

发现桃子在盯着自己看,杨小凤“咯儿”一笑说:“你不看菜一直看我干啥?”

“好看。”

“好看啥呀,都残花败柳了。”

“以后,我也和小木一样,叫你姐姐吧?”

“好啊,好啊!桃子,那我以后真拿你当妹妹看待了,好吗?”

“当然好!姐,你是真的好看,怪不得男人们看到你都走不动路,直流涎水。”

“咯咯,”

杨小凤在桃子鼻子上刮一下,“夸姐姐也不是这样夸的呀!以后,你会长的比姐姐还好看,现在都看出来八八九九了,你会比姐姐好看多了去!”

“哪会呀!”

“桃子,你喜欢小木?”

桃子一愣,但马上正面回答:“喜欢。”

“喜欢他就多给他点。”

“多给他点什么呀?”

“什么都多给一点呀!

桃子歪着头想一下,忽然明白了杨小凤的意思,不由得两腮绯红,娇骂一声:“姐,你真坏!”

杨小凤“咯咯咯”笑起来,却忘记了锅里的菜,直到有了糊味才叫:“哎呀坏了,糊了,糊了!”

说着就赶紧起锅,忙手忙脚一阵子,把吃的喝的都拾掇齐整了,都给莫小木端到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

两个人要走出灶间的时候,莫小木已经退回到院子中间,仰着脸假装看天。

这么容易两个人就冰释前嫌和好了?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杨小凤喊莫小木过来吃饭,也拉桃子坐下对她说,做的菜多,三个人一起吃也足够的,吃完了再说话,桃子竟听话的嗯了一声,端端正正坐了。

吃着饭说着话,杨小凤瞥桃子一眼说:“男的女的就那么一回事,看着顺眼了,怎么看怎么顺眼,看着不顺眼,怎么看都浑身毛病,桃子你说是不?”

桃子点头如捣蒜:“是,是。”

点着头偷觑莫小木一眼,脸又红了。

“好了也不一定就要成一家子,那要的是个缘分。其实,有个人和你真心好了,也应该满足了,人这一辈子,有个人和自己真心实意好,足了。还有,多个人对你心里的那个人好,也很好的呀!”

“姐!”

桃子叫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停顿一下转了话题,“以前,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是个坏女人。可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

“现在我觉得你真好!”

“这么容易我就变成好人了?一句话两句话说的,你就认为我好了?”

|桃子摇摇头,却是桃子说:“几句话就能看到人的心。”

“哟,说你脚小你还扶着墙走路,看能得你!”

杨小凤假装嗔怪,伸手指点一下桃子的额头,然后趴她耳朵上说话:“告诉姐姐,你是啥时候开始身上来红的?”

桃子说:“早了,十二岁那年冬天,裤子都湿透了,大腿和裤子粘在一起。”

杨小凤笑了:“哈哈,傻丫头,那还不赶紧换裤子呀?”

“正上课呢怎么换?”

“那就一直让大腿和裤子粘着?”

“不粘着还能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