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零六章 试试弹性好不好



第二次与第一次大不同。

第一次生涩第二次却已经轻车熟路,莫小木施展手段,嘴和手一起上,直到把杨小凤弄到欲仙欲死的时候,才扳起她的两条玉腿,让她中间的粉红洞穴微微开启,屁股一撅直刺进去,直弄得杨小凤蜜水四溅叫声不绝,两个人的配合也默契了许多,几乎是同时到达快乐的巅峰,方才酣战告捷云散雨收。

经过两番厮杀。两个人都累了,躺着好一阵子没说话,就是互相看着,你笑一下他笑一下,彼此都觉得甜蜜到极限,笑着笑着就都睡着了,一直抱着睡到天快亮了才又都醒过来,醒过来后还抱着舍不得分开,就抱着说话。

说了一会儿闲话后,莫小木沉思一下说:“我想好了,想辍学。”

刚还和颜悦色的杨小凤脸色一变:“怎么又来说这话!”

“姐,你别劝,劝了也没用,我决定了。”

杨小凤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我得靠自己养自己。还有,我觉得只要想学知识,自己在家学也行,不是非上学不可的。”

莫小木没有说出口的话,杨小凤却听出来音了,他不想让她养着,不想靠一个女人过生活,这是他的自尊心所不能容忍的。还有就是他怕杨小凤因为帮他,被赵小顺欺负,他于心不忍。

杨小凤早就觉得莫小木是个有性格有主见的孩子,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虽然她觉得他不上学的决定绝对是错误的,但她更知道劝说也不起作用,所以只能叹气。

“我不上学,以后也能做很大的事,姐你信不信?”

杨小凤说:“我信。”

“那你还要叹气呀!姐,我预感我以后会做大事的,而且一定会成功。”

“那也要把初中上完呀!”

“就要上完了呀,再有一个学期就完了。”

“那就随你心愿吧。”

既然知道劝说已经无用,杨小凤就不再劝,怜悯之心让她紧紧抱着莫小木,杨小凤心里再次感到,他对怀里的这个大男孩的爱,成分是很复杂的,有母爱有姐弟之爱也有情爱,每一样爱都很强烈,所以她也决定,一定会倾其全力帮他,一直到他真正长大成人。

莫小木是个想到就做的少年,只要确定下来的事情马上做,绝不拖泥带水。日上竿头的时候,两个人才从床上爬起来,杨小凤给莫小木做了吃的,看他吃完自己才回家去,而莫小木则到学校去,办理退学手续。

等桃子和二生们知道他要退学的消息时候,莫小木已经把退学手续办理完毕了。

到下午时候,二生们一齐到莫小木的院子里,埋怨之声一片,都怪莫小木,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为啥不事先打个招呼?

“这算什么大事情呀!”

莫小木淡淡的笑一下,一点也没放在心上的样子。

“这还不算大事呀!”

二生责怪他,“不就是挣学费吗?我们几个放学后一起上坡,采蘑菇到镇上卖了也能凑够呀!”

“二生哥,别说我了,说也迟了,已经办了退学手续了。”

“那有啥呀,再去办个复学手续不就行了?”

莫小木坚决的摇摇头。

从小在一起玩大的,桃子和二生们当然也知道他的性格,杨小凤劝不了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劝也白劝,但还是不甘心他就这样不上学了,还是想劝说他。莫小木不想一直说这件事,就提议去桃花潭洗澡,因为天还早着,洗澡的人不多,正是好时候。

几个人只得停嘴不说,大家厮跟着踢踢踏踏的走到桃花潭去,脱了衣服“噗噗腾腾”跳进去。

桃花潭的水,永远都是那么清澈透明,即便是走到水稍微深一些的地方,在水底卵石间游弋嬉戏的小鱼,也能清晰可见。那些小鱼调皮得很,看见人走到跟前一点也不怕,非但不怕,还咬人的腿,不疼,痒痒的也不难受。

夏天难免蚊叮虫咬,咬了后就会红肿起包,痒痒狠了使劲挠,还会抓破皮肉流出水来,那些小鱼就两条三条的聚集在那些伤口周围,一嘴一嘴的啃那伤口。

但桃花峪的人,不管身上有了啥样的伤口,只要每天到潭水里泡一泡也就没事了,绝对不会像别处的人那样,因为不小心感染了而溃烂成疮。

要说这潭水包治百病那是夸张,但桃花潭人绝少有皮肤病的,癣疥之类的皮肤毛病从来不上身,即便是一般男女常见的雀斑,桃花峪人没有,男女老少的皮肤都光光净净的,而那些嫁过来的媳妇们,在洗过几年桃花潭水后,皮肤也变得溜光水滑。

几个少年男女跳进潭水里,给这个微波轻漾的大潭增加了一道风景。

已经到了知羞识耻的年龄了,但小男女们赤裸相对却没有一点羞色,这在外面的世界里,简直不可想象的。

不管二生和莫小木和六点、赵平阳,还是桃子和赵小苗,身体都在不知不觉中,洗着桃花潭水长大了,男的壮实了,女的丰满了,有了美女的雏形。因为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别人和自己身体的变化,却是莫小木,在经历了秦月和杨小凤的身体后,忽然发现桃子和赵小苗的身体,已经很明显的变了样子。

特别是桃子,因为年龄稍微大一点,身体的变化更明显,不但皮肤变得雪白如霜,而且有了曲线,小屁股圆圆的撅着,胸前两只乳房,如今已经像小馒头那样大了,虽然还显得有点生硬,但活动起来也有了弹性。

还有,桃子两腿间的一小片茸毛,明显就比赵小苗的密集乌黑,而赵小苗的就显得稀疏一点而且微黄,或许她就是那样的毛色,再长也是微黄或者栗色,那也很好看的呀!

桃子瓜子脸柳叶眉,赵小苗却团团脸樱唇小嘴,都是美人坯子,再有几年到了熟透了的年龄,应该也都是姿态不同的绝色美女了。

莫小木假装不经意的目光在她两个人身上扫,却有了在她们身上摸一把的冲动。

赵小苗是让他摸过了亲过了,但那是以前,那时候她的身体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桃子却没有被他摸过,所以他现在最想在桃子屁股上摸一把,试试弹性好不好。

而她两腿间被黑色茸毛掩着的神妙之处,更让他的眼睛一次又一次的掠过,让他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冲动。

这样的冲动一旦发生,莫小木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变化,腿根儿那个顽劣的东西在悄然探头探脑,吓得他赶紧蹲下身子掩饰。

好在这时候人都陆续来洗澡了,扰乱了他的目光。

等到人来的更多的时候,几个少年男女也洗好了,都上岸穿了衣服,再回到莫小木院子里去。

玩耍说话一会儿后,也就到了傍晚时分,应该散了各自回家吃饭去,桃子忽然说:“你们先都走,我给小木做了饭再走。”

莫小木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