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母淫救失败男

我的名字叫凌峰,是一名香港中学五年生,別听我的名字像林峰,就以为我的样貌,其实我的同侪说我像初入电视圈的吴孟达,今年刚考完会考,放榜的那天拿着成绩单,惶恐无助,因为我的成绩比狗屎还要烂,只得中文英文两科E,其他全部都是H,我心想怎样回家向父母交待呢!这时女朋友还跟我提出分手。我的心仿彿裂开无数片。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竟给我走到旺角旧区唐楼的楼顶上,我期望可以吹吹风吹醒自己,或者从七层楼高的楼顶上一口气跳下来,甚么痛苦也沒有了。

我凭栏半倚、悬坐于天井的水箱上,我望望离地七层楼的地下,登时感到晕眩。

突然身后有人叫着我

「先生,你幹甚么」

只见一个大美人手拿着一个洗衣篮望着我。

「你不是凌吗」大美人年约卅十,一头染成棕红微鬈的秀髮包着的容貌有七分像郑希怡三分像松板季实子(过气日本AV界女星),身裁丰满,尤其一对38吋G罩杯爆乳,被粉红色的针织低胸缐衫下紧包着,下身穿着一条紧窄的牛仔裤,将其美好的臀型和长腿表露无遗。

「你是‥‥」我初时有点迷惘,为甚么这名美少妇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你不记得我吗我是张绍基的妈妈呀!」

「呀!你是张伯母!」我恍然大悟。

张绍基是初中的好朋友,他的妈妈更是我们同学们经常谈及的话题,因为张伯母生得又漂亮,身裁又动人,差不多我们都以她为我们少年时手淫的对象。

初中毕业张绍基转去了一间名校读书,我们便再沒有见面了,想不到两年后,竟是这种情况下和张伯母重遇。

「凌!你坐在这里幹甚么这里很危险的!快下来吧!」

我沒有回答她,我把手上的成绩单抛下,她接过来一看。沉默了一会,便爬上水箱来坐在我身旁

「你不是打算轻生吧!」

「张伯母‥‥我‥‥」我便一五一十的将我的事情告诉了她。

「原来是会考成绩不好,再加上女朋友抛弃你,难怪你会难受。」

她搂着我的肩膀,我可以感她的巨乳的柔软感!她温柔的对我说,

「但凌峰你知道吗读书成绩不代表一切,你还有很多长处的。」

我无言地点点头。

「来,跟张伯母到我家里坐坐,喝杯热茶,抖抖气。」

我便跟着张伯母回到连天台的顶层家里,我坐在沙发上,张伯母替我递上一杯热茶时,她一俯身一对巨乳差点从毛衫领口丢出来,乳沟和蕾丝乳罩都能清楚看见。看得我心跳加速。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张伯母从窄的牛仔裤抽出一个迷你nokia电话。

「喂!‥‥绍基呀!是呀!5A3B‥‥已做好註册手续‥‥今天跟同学出去庆祝‥‥晚点回来!好!‥‥绍基‥我撞到凌峰‥‥现在‥‥喂!‥」

她收好电话后,「这个儿子做事永远这么心急。」

「绍基一向成绩好,会考一定难不到他。」我很自卑的说。

「绍基只是好运而已,早晚会碰钉子。」虽然然她口里这样说,但是也不禁甜丝丝的笑起来。

我只有低头无语。

「我到厨房给你拿些饼干呀!」这时,她的电话再度响起。

只听见她跟朋友谈及儿子骄人的成绩,那些虚假的谦卑笑声,更加令我愤怒和自卑。

我走到露台,把悬挂着张伯母内衣袜裤的凉衣架拉开,并把栏栅的大闸推开,半个身子爬了出去,正打算一口气跳下去时,身后传来碟子破碎声。

我回头一望,幸好沒有失去重心,否则便真的丢了下去。只见大厅地上佈满了饼干和瓷碟的碎片。

张伯母面色苍白的望着我,「凌峰,你幹甚么呀我不是说过死不能解决‥‥」

「你骗人,你的说话全都是骗人,惺惺作态的说甚么成绩不代表一切,你一听见儿子的成绩好,连样貌都变了。还跟亲友说算不得甚么你儿子多宝贝啊。」

「我都说‥」

「別说了‥我要死在你这种虚伪的女人面前。」

只见她的手指在手电的轻触式屏幕上轻按

「你別想报警呀!」我立时跳到地上,拾起地上一块瓷碎,紧贴着我颈项的大动脉。」

「你別冲动,我不报警!」见我如此激动的张伯母,也慌了心神和手脚,将手电搋高,不敢再拨号。

「把电话丢过来。」张伯母如言照做了,我便把电话的电源关掉。

「坐在沙发上。」

张伯母慢慢移坐至那套深绿色真皮沙发上。

「你別阻我自杀!」

「你不要这么傻,凌峰,你听我说,你还年青,今年不行,明年可以再来嘛!」

「你骗我,我不会再相信你的,我要跟这个世界诀別‥‥」

「你要死都不要死我的房子里呀!你知道你会带给我多少麻‥‥」张伯母情急之下,失言的说出了她心底的话。

「啊‥‥啊‥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你这个虚伪的臭婊子,原来怕我死在这里,弄髒你的屋子,你的关心都假的。」

「不‥‥不,凌峰‥‥乖‥你很乖的‥听张伯母说‥‥」

「收声,你说的都是谎,我不会再相信你的了。」

「你要怎样才相信张伯母,好了,你只要不死,我甚么都答应你。」

「真的甚么都答应我」

「真的‥‥你再信张伯母一次。」

看着她那伟大的胸脯一起一伏,莫名的愤怒变成了一股慾念。

「那么‥你‥‥脱衣服!」

「‥‥甚么」连张伯母听了也有点愕然。

「脱衣服‥‥把你身上的全都脱光。快脱!」

「凌峰,你冷静点,你的颈割伤了,有血呀!」

我因为真的太激动,碎片割伤了我颈上的皮肤,染红了我白衬衣的领口。差点吓得我把手上的碎片丢掉。

「你別理我,你说你甚么都答应我,现在‥‥脱衣」

「好‥好‥你冷静点,‥我脱」

只见张伯母把那紧窄的粉红色毛缐衫反手从颈上套出来,一对豪乳从衫下弹出,两只巨乳上下的抖动着。虽被¾罩杯的蕾丝乳罩包但仍掩藏不了其锋芒,粉红色的乳头在蕾丝布料下若隐若现,深遂的乳沟和雪白的乳房都呈露在我眼前,看得我唇干舌燥。

「继续脱。」

张伯母跪坐在沙发上,把牛仔裤的裤头扣子解开,并拉开拉鍊,同系列的白色蕾丝内裤下一片黑丛丛的景象已经映入眼帘。

        张伯母将其四十吋的长腿高举,脱去两只红色高跟鞋,把牛仔裤从臀部褪出。

张伯母的耻毛甚么,连屁眼都佈满了小毛,小腹上的耻毛从窄小的内裤旁洩出,我以前听同学说,阴毛又浓又多的女人是代表淫贱。

我从身旁凉衣的架上抽出一条半干的肉色尼龙袜裤,丢到她身上。

「脱去内裤,穿上这个。」

        不知是否张伯母已经被我命令惯了,还是未我的举动吓坏了,其实当时我手上的碎片早就不知所踪,我伸手进入裤裆内,搓弄着我那条把运动裤高撑着八吋巨根。

        从青春期开始,我偷看爸爸从国外订购回来的色情杂志,只见那些男模儿的傢伙和自己不相伯仲,便一直以为所有男生都是和我一样这么大的,所以也不以为然。

及后被亲姐颖儿睹破,才知道我那话儿在东方人中算是巨大的了,当然我的处男之身无端端的被亲姐夺去。这是另一个故事。

只见张伯母被我裤裆内高竖的巨物吓呆了,只有听命的将内裤半遮半掩的褪下来。

「内裤抛给我。」我一手接过那条质料幼滑的蕾丝小内裤,便放鼻头上拼命嗅。一阵熟妇独有的女性汗香混着淡淡的香水味和尿膻味,很是诱人。

「好香呀!」我便一手把内裤塞进裤袋中。

张伯母被我的举动挑起了情慾。她满脸红紽的乖乖地将肉色丝袜套在自己的一双美丽如白云石彫琢而成的长腿上。

张伯母宛如外国跳脱衣舞的女郎一样在沙发上挥舞两条长腿,大张大合的让我看见那微微濡湿的袜裤下两片殷红的阴唇。

张伯母今次不用命令的主动将胸前乳罩的扣子解开,一对逼人的巨乳如飞弹般弹出,两头乳头和乳荤竟呈如少女般粉红色,及后才知道张伯母经常使用嫩红素来涂抹乳头和阴唇,才有如此娇嫩的色彩。

她轻咬下唇的搓着压着两个如汽球的白乳房。并用食指挑引我上前,她踢高长腿用包着丝袜的趾头,轻扫着我那顶着裤裆的龟头。

「啊‥‥啊‥」我仿如郑则士饰演的肥猫般全身抽搐失控的抖动着。

「脱下裤子‥让伯母来帮你。」今次张伯母反过来引导我。

我抽着大气,忙乱地把裤子和内裤一併脱下来,我那高竖的大鸡巴明显令张伯母既惊且喜。

张伯母将身体挨向沙发,两只迷人的脚掌夹着我的大鸡巴,上下磨弄,丝袜的幼滑感和脚掌的热力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舒服吗」

「很舒服呀!张伯母。」

我只是一个中五生,人生十分失败,但居然遇上如此奇遇。你能想像YUMIKO用一对长腿替你磨鸡鸡是何等过瘾的事。

「哪你还想死吗嗯」张伯母加多几分肉磨弄着我已翘起的鸡巴。

我摇摇头。

「人生还有很多快乐事情去做,死了就不能享受啰。」

「快乐的事情,例如呢」

「例如‥‥」张伯母,蹲伏在沙发上,用冰凉的玉手握着我那磙烫的肉棍,上下搓捋着,「这个你试过沒有」然后这个自己那性感丰满的小咀,含着我的龟头。

一阵如静电脉冲直灌脑门,试问多少少年能像我一样可以享受美女吹萧的乐趣呢

我便随着张伯母上下上下的节奏,摆动着肥腰,前后前后迎合着她的咀巴

张伯母不单咀巴够利,舌头也很尖,她的舌尖在我鸡巴包皮上不断游走,直至我的鸡巴沾满张伯母的唾液。

张伯母又坐下来︰「这个你又试过沒有」然后把两只E级巨乳夹着我的鸡巴,上下抛动两只如米袋的大奶奶磨弄我的鸡巴,还不时用舌尖刺激我的龟头。

试问真实生活中,香港有多少女人能有这样的身裁,可以让男人享受乳交的快感呢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全世界的最幸福的男人。

「啊‥‥啊‥啊‥‥」始终这方经验少的我,持久力有限,随着我叫声,几柱白浊从马眼处喷出,射在张伯母的锁骨和下,再回流到乳沟和肚腹上。

我虚脱地软倒在沙发上。

「舒服吗」张伯母在茶几的纸巾盒中抽出几张纸巾把身的精液抹去。

我喘着气点头。

「但伯母还未够喉呢」张伯母跨到我身上。用穿了丝袜两腿夹着我的肥脸,把阴部的耻骨顶着我的咀巴,丝袜早被不知名的液体濡湿,「快替伯母舐舐吧。」

我便张咀含着伯母的阴门,拼命伸舌舐刮着伯母的阴核和阴唇。

「啊‥‥呀‥‥唔‥‥好呀‥‥不要停‥‥好舒服‥‥」

听到张伯母的呻吟声,我便加多几钱努力,誓要用舌头刮破她的袜裤。

张伯母也越来越放,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人家的长辈,也忘记了自己是被人要胁才这样做,本来紧夹的双腿,已经一腿搁在沙发椅背,一手压着我的头,腰肢拼命扭动。后来还转过身,让我舐刮她那丰满的屁股和屁眼。

「啊‥‥啊‥‥啊‥唔‥‥唔唔唔‥‥」

混着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那爱神牌的肉色尼龙袜裤,早变成了透明,看见里一片黑丛丛。

「撕破它!」张伯母一对淫眼回望我。

我伸手进到袜裤内,「必裂巴勒」扯破张伯母身上唯一件遮敝物。

「啊‥‥继续」

我虽然已经不是处男,但也未试过如此激情,导致我对爱神牌的肉色尼龙丝袜,情有独锺,日后一定要用它来打手鎗。

我拼命舐啜张伯母的阴唇和屁眼。

张伯母的屁眼清理得很干净,一点也不髒也不臭。我一边舐,我一搓捋自己已半倒的鸡巴。

「啊啊‥‥啊‥」

我用手指翻开张伯母的小阴唇,舐刮阴道内的阴壁。

「啊‥我要死了‥‥啊‥‥啊‥不要停啊‥‥」听着张伯母的吟声浪语,感到我的小弟弟又再度竖起来。

连张伯母都发现了,她背对我身,半蹲半坐的,搓捋我因汗水和唾液混在一起仍然湿润的鸡巴,扶顶在自己的阴门前,磨弄了那如江河缺堤而流出汨汨淫水的阴道,卜一声,我整根鸡巴便被吞沒三份之二。

「啊‥‥啊‥‥很大‥‥」

她引导我两手紧抓着她一对巨奶,上下上下的摇动着,让鸡巴深深插在其阴道中。

「峰,啊‥‥其实‥‥其实你是很有过人之处‥‥不要小看自己唷‥ 唔‥‥唔‥‥唉唷‥‥

我点着头,把股肌一下一下的收紧,顶着伯母的阴道深处。

「伯母受不了这么大的鸡巴啊‥」

张伯母把我压在沙发上,换了一个姿势,乘骑着我。

「啊‥啊‥啊‥啊‥啊‥啊」张伯母每动一下巨乳,便叫一声。

「很厉害‥‥伯母‥‥」

「你才厉害呢,你插得伯母快要死,伯母很久沒有试过这么满足了。所以你千万不要死唷,否则有很多女性就不能享受这种快乐了。」

「真的吗」

「真的」

「当然啦!你知道吗你的鸡巴真的很大很长,伯母的G点也被你插花了。」

张伯母又从我身上站起来,又呈半蹲伏状,屁股对着我。

「从后面入」

我便如言用鸡巴顶她的屁眼

「不是这里,」张伯母笑言避开我对后庭的袭击。她又用两只脚掌磨弄了我的鸡巴一会儿,让它更坚挺更充血。

她伸手引导我的鸡巴从她背后再度滑入她那湿润的阴道。

「扶着我的腰,挺腰抽送。记着节奏和力道,九浅一深」

我点点头‥开始数着‥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喂!你很搅笑耶,真的在数。」

我便闭起口‥默默数着,很快张伯母进入状态,闭着眼睛,咬着下唇。

「唔唔唔‥‥啊‥‥唔唔唔‥‥啊‥呀呀‥‥」

「好好好‥‥不要停‥‥」

张伯母又转过身卧在沙发上,两手擐着我的颈项,男上女下的抽送着。当我感到有点脱力时,我便托起张伯母的美腿,刮她包了丝袜脚掌和小腿肚,令我即时振奋,如是者反覆了

我们的节奏越来越紧凑和快速「啊‥‥啊‥」张伯母把我死命抱着,拼命摇动腰肢,我的龟头感到一股麻辣的阴精从子宫深处。

张伯母即时推开我,用手替我把精液洩了出来。精液便全喷洒那肉色袜裤和沙发上。

不经觉我们已玩了三十多分钟。

张伯母瘫软的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张伯母‥」

「我死了,很麻痺唷。」

「你沒有事吧!」

「还说沒有事,舒服死了,峰,你很利害耶,你的张伯父连三分钟也顶不了,便洩了。」

「是吗」

「所以张伯母常要靠手指,才能达到高潮,这是张伯母第一次在做爱中得到高潮的。

「真的吗」

「你可以令女人很快乐很快乐的。」

「唔‥谢谢张伯母对我的鼓励。」

「峰,你是最好的,你千万別想再要寻死了。知道吗」张伯母摸着那黏满爱液和精液的鸡巴,「如果在人生低谷中,心灰失意,你就要记住张伯母跟你做爱的事情。你便会有力量活下去的了。」

「谢谢你。」

离开了张伯母的家,我便将自己的成绩告诉给父母知,向他们赔不是,然后找学校重读中五。

想起张伯母的一对巨乳,令我再有勇气面对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