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零三章 脱光了给你好好看



一连半个月,杨小凤都趁空到莫小木家,给他做饭洗衣服,收拾东西。

很多莫五爷和莫五奶奶留下来的东西,杨小凤都细心的搜索,然后规整到一起,用筐子篓子什么的装起来,藏到角落里,他是怕莫小木看见这些东西时时伤心,还有就是,两位老人家去世带走了亲气热气,却把一些陈腐之气留了下来,得把这些来个大扫除,让莫小木清清爽爽的开始自己的生活。

再破烂的家经过收拾,也是会显示出特有的新鲜生气的。

半个月,莫小木上学,回家就可以吃到现成的饭菜,有时候还会有点腥荤,那是杨小凤弄来的肉,多是兔肉有时候也有牛肉,兔肉是她自己到坡上挖陷阱逮的野兔,养起来隔一段时间杀一只解馋,牛肉是从镇子上的屠宰场里弄的。

杨小凤告诉莫小木,屠宰场的老板是她亲娘舅,而不是传说中的她和那老板有一腿。舅舅从小就对她好,比爹妈待她还好,知道她嫁给了赵小顺,唏嘘感慨后就把一些别人吃不到的东西给她,让她给赵小顺煮了吃,好早点怀上孩子。

杨小凤知道舅舅的好意,但她却不愿意给赵小顺吃,一来她知道不能怀孕是自己的毛病,可能是因为大月份引产造成的不孕不育,二来她看赵小顺那怂样心里恶心,哪还想到让他吃好东西。

于是就自己偷偷煮了吃,后来煮了给莫小木吃。

现在她得照顾莫小木的生活,索性把牛蛋之类的东西,直接带到莫小木的家,半个月的时间里弄到两次这东西了,都给莫小木吃了,自己连汤都舍不得喝一口。

平时莫小木放学回家,只看到饭菜现成却看不到人,杨小凤做妥帖一切后还得要回自己家做饭做别的,等不到他回来吃饭就走人了。

莫小木是在第三次吃到杨小凤带给他的牛蛋的时候,睡了她的。

那一天莫小木放学早,早早的回到家里,看见杨小凤已经在灶间给他忙饭了,见他进门,杨小凤赶紧在脸上抹了一把,但莫小木还是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赶紧问:“姐你咋了?”

“没啥呀!我这不是忙着给你做饭吗!”

“那你咋哭了?”

“谁哭了啊?是烟熏的。”

莫小木不是傻瓜,自然不信她的话,而且发现了她胳膊腿上的伤痕,青一条紫一块的,就拉着她看,看了问:“这是咋了?”

杨小凤一笑:“没啥,和赵小顺打仗了。”

“身上这都是他打的?”

他这是问的废话,但还是问了。

“我也没饶了他,每次打仗他都落败,占不了我的光的。”

杨小凤得意的笑着,拍拍莫小木的脑袋,“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吃饭,看看,姐又给你带牛蛋来了,早就炖熟放着等你吃呢。”

莫小木不再问了,只是眼里含上了两泡泪。

莫小木打小就不是个爱落泪的孩子,和谁斗架不管挨得再狠也不掉一点泪,只是咬牙切齿硬拼,但是他怕感动,稍微一感动心里一热就流泪。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赵小顺一定是为了杨小凤来照顾他生活,才和杨小凤打仗的。

莫小木心里发誓,什么时候一定要打赵小顺一弹弓,往狠处打他。

杨小凤把做好的牛蛋和饭菜一起端出来,让莫小木吃,莫小木看着香味扑鼻的饭菜却不动筷子,杨小凤又催他:“快吃呀!”

“我吃不下去呀!”

“傻瓜,你看姐姐这一头汗一脸水的给你做好了,你不吃我可不高兴了!”

“姐,你以后别来了。”

“咋了?”

“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

“你是怕姐姐还和我屋里那个东西打仗,是吧?”

莫小木点点头。

“别怕,就他那怂样子,我还没放他在眼里呢!”

莫小木伸手轻轻触摸一下杨小凤腿上一块青紫,仰头问她:“姐,是不是很疼?”

杨小凤摇摇头。

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莫小木的话,让杨小凤的眼睛也湿润了,她把莫小木拉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却一时间什么话也没说。过了好一会儿杨小凤才开口:“赶紧吃,吃完了陪姐姐好好说一会儿话。”

“我不吃。”

“不听姐姐的话了不是?”

“那你和我一起吃。”

“好。”

杨小凤答应一声,又走回灶间取来一双筷子,对莫小木说:“吃吧,姐姐和你一起吃。”

两个人吃过饭,杨小凤收拾了又坐回莫小木身边,莫小木说:“姐,我想让你抱我。”

杨小凤说:“好。”

莫小木说:“到屋里去吧?到床上你抱我。”

杨小凤说:“好。”

莫小木牵着杨小凤的手走到屋里,直接去到里间,莫小木说:“姐,让我好好看看你,都伤了哪里?”

“别看了。”

“要看。”

“那你看,我都脱了给你看。”

“我给姐姐脱吧。”

“那就你脱。”

莫小木给杨小凤轻轻的解扣子,轻轻的扯下她的衣服,然后是裤子,最后才把上面下面的内衣一起扯脱,让杨小凤光溜溜的站在自己面前,上下左右的看,看到那些明伤暗伤青红紫黑的地方,莫小木就皱眉头,皱着眉头用舌头轻轻的给她舔伤口。

杨小凤开始觉得有点疼,但被莫小木舔了一会儿后,就觉得浑身燥热有点把持不住,就说:“小木,我们到床上去,姐姐让你好好的摸,好好的舔。”

莫小木巴不得赶紧和她上床,就一把扯脱自己的衣服,和杨小凤一起滚到床上去。

因为皮肤白,杨小凤身上的伤很明显,黑红青紫的一朵朵一块块,像是在雪地里开着的多种颜色的一朵朵花,每一处伤都让莫小木揪心的痛,他轻轻的抚摸,轻轻的用舌头给她舔伤。

莫小木那种认真的样子让杨小凤的心一阵又一阵的悸动,而当莫小木的手摩挲到她的敏感地方时,杨小凤的身体开始扭曲着回应莫小木,那种快感像蛇的信子一样撩拨着她的神经,让她终于支持不住,一下子把正在认真给他舔伤的莫小木抱紧,两条腿一上一下的把他的身体夹住,急切的说:“小木,快点摸我,亲我,抠我!”

莫小木原本是躺着的,听她这样说,干脆爬起来在她的身上到处亲吻,一只手放在她的一个大乳上轻轻揉搓,嘴巴却俯下去噙住了她的另一只大乳的乳头,吸吮起来。

杨小凤身体随着他的吸吮和抚摸,一阵阵的抖颤,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杨小凤一下子抱住莫小木的脑袋,让她的嘴唇压在自己的樱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