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第一百零一章 你不是想要姐姐吗



杨小凤是个热心人,也是因为莫小木的缘故,莫五爷的丧事她在场帮忙,莫五奶奶的丧事她自然又来。莫五奶奶入土为安后,街坊邻居都走散,最后只剩下了桃子、二生他们几个还有杨小凤,陪着莫小木坐着发呆。

莫小木能不发呆吗?半年时间走了两个至亲,一个小院子就剩下他一个,不倍感凄凉都不行,自然连话都懒得说。

别的人是没话说。

桃子和二生们都等着杨小凤走,但是杨小凤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二生沉不住气了说:“咱们也走吧,已经没事了还赖在这里不走,啥意思!”

杨小凤知道二生是影射她,但是装着听不懂,坐着不动弹,看着莫小木发愣。

二生没办法,只得站起来真走,桃子几个也跟着他走出去。本来桃子们是想等杨小凤走后,在和莫小木说点安慰的话,同时谋划一下他以后的生活,有杨小凤在,说话别扭。但杨小凤就是不走,他们只好走了。

桃子他们走逅,小院子一下子显得冷清而不自然。

莫小木抬起泪眼看一下杨小凤说:“姐,你也走吧。”

杨小凤一愣,莫小木怎么改称她姐姐了?看着她充满疑问的眼睛,莫小木说:“我早就在心里决定要喊你姐姐了,我觉得喊姐姐比喊姑姑更好,心里更得劲。”

“那就,随你怎么喊吧。”

莫小木又叫了一声:“姐姐。”

已经是热泪盈眶。

“哎,”

杨小凤甜甜的答应一声,也动情的说,“好听。”

“你走吧。”

杨小凤说:“我不走。”

杨小凤不但不走,而且拉莫小木坐在自己怀里,试试还有点不舒服,就把莫小木推起来,自己重新坐好了,让他半躺在自己怀里,搂着他的脑袋轻轻说:“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说着还在莫小木的背上拍两下,活像母亲哄孩子睡觉那样。

莫小木本来已经不流泪了,只有眼角残留泪渍,见杨晓峰这样对待自己,泪水就又狂奔出来,更紧的依偎着杨小凤,而杨小凤也被他弄得一时间泪眼婆娑,也更紧的抱着他。

“姐,你对我真好!”

“光说傻话,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呀!”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你为啥要对我这样好?”

“真是个小傻瓜,因为姐姐喜欢你呀!”

“是哪种喜欢?”

莫小木已经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种喜欢,有女人对男人那种特有的喜欢,还有别的喜欢。

“臭小子,长脑子了?”

“你告诉我嘛!”

“喜欢就是喜欢,还要分辨是哪种喜欢?”

杨小凤也说不清楚,自己对莫小木的是哪种喜欢,或者各种喜欢的成分都有一点?她就是喜欢这个并不单纯却很透明,心地善良又有点嫉恶如仇的孩子,她不知道,在她心里是不是有点那种女人对男人的喜欢?想了又自嘲的一笑,躺在自己怀里的,说到底还是一个孩子!

可是她不能否认,自己心里确实有一种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喜欢,虽然觉得很好笑,但还是喜欢。

杨小凤岔开话题,问莫小木:“你喜欢姐姐吗?”

“喜欢。”

莫小木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你,是哪种喜欢呢?”

这个问题莫小木也回答不好,想了想说:“是男人喜欢女人的那种喜欢。”

杨小凤“咯咯咯”笑了,戳着他的鼻子说:“还没豆大呢,就瞎说!”

莫小木说:“没豆大就不能那样喜欢你了?”

“我是说,男的女的喜欢,是要差不多年龄的,可是你看看,你多大,我多大?”

“我就是喜欢!何况,我也不小了,上初中了。”

“好,好,那你就喜欢吧,姐姐也喜欢你。”

“那,我看到别的男人和女人喜欢了,就要做那样事情。”

莫小木说了,自己先就涨红了脸,以前稍微那种怕又攫住他,怕杨小凤抽他。

果然杨小凤脸色一沉,顺手就在他屁股上拍一掌:“再瞎说姐姐真的要使劲抽你了!”

她说的话凶狠,但是口气却一点不带威胁的,很柔和,莫小木胆子一壮:“姐,我就要和你那个!”

说着,莫小木就把手伸进杨小凤的衣襟里,摸她的奶子,摸一会儿索性把她的衣服扯开,让她两个白胖的大咪咪完全裸露出来,摸一个看一个,后来又吃一个摸一个,吃得有滋有味的“咂咂”的响。

杨小凤的奶子确实是好,雪白胖大而且一点也不下垂,莫小木的一只手掌根本就盖不住它,那乳峰顶上的乳头,也不像很多女人那样或者黑或者褐色,而是艳红的两点,连乳晕都是粉红色的。

莫小木的手一放上她两只丰乳其中一个,就再也拿不下来了,嘴巴更是舍不得离开另一个乳头,“巴咂巴咂”的吸吮着,闲下来的一只手也不想安生,就在杨小凤的身上到处摸着,摸得她实在有点坐不住了,就用额头碰一下莫小木的额头,打着颤儿的嗓子说:“小鬼头,你要整死姐姐呀!”

莫小木微微一惊:“姐,你不好受?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没有,”

杨小凤急忙说,“好受,姐让你这又吃又摸的,有点坐不住了都。”

“那咋办?”

莫小木傻傻的问。

“小傻瓜,咱们到屋里去。”

原来是这样啊!莫小木忙不迭的说:“那就去屋里!”

两个人走到屋里,双双躺在床上,杨小凤却不让莫小木摸也不让他吃咪咪了,把衣服掩好再把莫小木抱在怀里,轻言柔语的说:“奶奶刚去,咱们不能就做那样事情的,等以后……好吗?以后有机会,姐把自己交给你,全部交给你。”

“全部交给我?”

“是呀,你不是想要姐姐呀?你不是也和姐说过,要把你的第一次,给姐姐吗?”

“是呀!”

莫小木想起来他好像是对杨小凤说过这样的话,说他已经知道男人和女人的第一次,都很重要,他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她,他在心里发过誓的。

可是现在当真时机不对,忘乎所以的莫小木一经她提醒,心立马一沉,原本昂奋的情绪马上降温。

是啊,奶奶刚去,自己却要和杨小凤寻欢作乐,这太不像话了呀!

“和姐姐说说,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杨小凤的这句话,让莫小木的心更又往下沉了一层。

是啊,以后自己怎么办?爷爷奶奶都没了,就要靠自己养活自己,独自一个人过生活了,咋整呢?想到一个偌大的院子,以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熬日子,莫小木心里忽然一片荒凉。

想了一会儿,莫小木说:“我不上学了,做活儿自己养自己。”

“你敢!”

杨小凤突然声色俱厉的呵斥一声!